Atelerix

金鱼缸的一号观察对象

【HP】【DH】悠长假期

#七夕drarry身份AU大拼盘#第一弹!

接下来几天不靠谱的写手们会陆续放出来,卡文卡得无比艰难的粽第一个放TvT

赛车手 / 幽灵

艰难产出烂尾严重,请多包涵w


/////////////////////////////////////////////////////////////////////////////

01.

“伙计,给你放在前座上?”

draco在方向盘上支着下巴,听到那个白人青年的声音回过神来并看了自己旁边的位子一眼,他扯开一个笑,脑门儿被这地方的大太阳晒得僵硬着,随后抽出一张小票子的钱递了过去,礼貌又疏远地说:“谢谢,替我放后座好吗?”

“没问题,你要去哪里?这条路上风景不错。”青年把提着的一大袋食物放进后车座里,一边和draco搭着话,“再开几十公里就是布莱德伍德,那儿有个叫波尔卡点的餐厅,你应该去吃个汉堡的。”

听起来是个好主意,公路和一些高热量的食物。视野镜头大概是一棵大洋槐,礼拜四的下午,这条公路上还间或掀起一阵热浪,飞起来的砂砾从他的角度看正打在那棵槐树的枝干上,像个公路上会讲的老笑话。

车后座的塑料袋突如其来地发出了噪音,站在车旁的白人青年被吓了一跳,挠着头说抱歉,加油站的老招牌上锈迹斑斑,房子前挂着的风车也不合时宜地转了起来。

“不,我想不是个好主意。”

draco malfoy踩着油门就冲了出去。 

两个小时以后他还在公路上晃悠,带着无数的沙土和一首欢快的摇滚。draco把一只胳膊架在车窗上,一股热空气从窗口灌进来把他扣好的头发吹乱了,这颇有些公路电影里逃亡的样子,公路阳光和美洲大陆的玉米田,他不知道此刻哪一件事情更应该获得自己的注意力,究竟是这个假期变得像一场愚蠢的逃亡,还是车厢里出现的声音。

“这车不错,你改装了哪里?”邻座的皮椅因为摩擦发出的声音轻而易举地消失在节奏明快的音乐中,“引擎,防护栏,车子是不是变轻了?我感觉不到。”

draco一动不动,火热的风贴合着他的皮肤表层,他在心里数着拍子,企图配合背景音乐来逃避提问,装作认真开车的样子对他不难,按照这两天的经验,聒噪的声音应该很快就会停下来。

“嘿,你该说话。”

他不想说话,这是他的假期,他有理由选择不说话。

“malfoy,你连话都不会说了?”

“看在你老东家的份上,闭嘴,potter。”

 

draco原本正试图消磨自己漫长的休赛期,除了与车为伍他找不到更适合自己的休假方式,他宁愿每天呆在车队里,在修理间闻机油和引擎的味道。

‘亲爱的draco,你该感谢我,这样下次车队的采访你还能聊些有意思的话题,别整天总说些发动机,轮胎这样的事。”他的好女孩儿踩着高跟鞋,把一大叠的旅行介绍扔到他怀里,‘想想那些女孩儿看你的眼神,快去找个女人陪你。’

‘pansy你知道的,我不想。’

‘是的。’女孩儿俯下身拥抱了他,重新站起来之后draco看到对方的衬衣上蹭上了一些黑色的机油,和她的头发有种奇妙的契合度,她脸上的小雀斑随着微笑雀跃地舞动着,再没有比pansy更好的女孩儿了,‘但是,亲爱的,外面的世界要好得多。’

他认识pansy的时候十一岁,直到二十一岁,pansy仍然是正确的。

 

当天晚上draco睡在车里,车子开下公路停在一片异常安静的灌木区,前座的椅背被放下,他斜躺在驾驶座上,膝盖弯曲着蜷缩在一起,和虫子还有灌木区的泥土搭配着很像是修理间的狭窄角落。半夜的时候draco被一阵凉意惊醒,就像穿着短衬衫在十二月的伦敦公园奔跑,他还沉溺在刚睡醒的迟钝里,没有注意到那凉意渐渐变得绵软又舒服。

“没想吵醒你。”

potter正用一种奇怪的姿势飘在他的上方,更像是贴着车顶,draco怀疑如果这时候他打开天窗,这个家伙会以更奇怪的姿势飘出去。但在他赶得及那样做之前,potter已经沉了下来,他试图把自己塞进方向盘的空隙里,旋成一个条状的物体再慢慢变回他应该存在的形状。

“大半夜的你在干嘛?”

“我刚刚想起一首歌。”在夜晚接近透明的家伙天真烂漫地说着,歪歪斜斜的架着他倒霉的碎成裂片的眼镜,“但我只想起一点点,也许你能知道那首歌叫什么?”

“所以你没想吵醒我?”

“所以我没有主动吵醒你。”potter慢悠悠地飘回到副驾驶的位子,“你是自己醒过来的。”他说着又换了个姿势,抱着双膝整个儿爬上车座,“但是既然你醒了,快听听我的歌。”

夜风的温度不减,potter已经自顾自地唱了起来,声音不算高,draco被迫听了一会儿,才勉强辨认出歌词里讲了狂欢和逝去这样的单词,如果对方没有走调的话,这也许是首轻快的歌。

draco没有听过很多歌,车队的男人们只喜欢谈论漂亮的女演员,音乐是个奢侈的词,而赛车也是个奢侈的词。

“你听过吗?”potter晃着膝盖问。

“我不知道。”

半透明的男孩儿因为这个答案叹了口气:“真是太可惜了。”

后来draco才想通他这次美好的假期并非始于奥黑尔机场,也并不是当他踏上66号公路的旅程开始的。礼拜二那天是draco第一次遇见potter,在他二十一岁的秋天,火烧云颜色的男孩儿正坐在他的车顶上荡着脚。

‘白皮肤人,你要去哪里?’

‘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男孩儿试图跳跃起来,悬空的脚打着无形的节奏,‘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

夕阳温暖的发烫,男孩儿看上去像个透明的魔法,在掀起沙浪的公路边也是干净的,draco在那一刻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那要一起走吗?’他的颜色变得绚丽起来,因为身后的云朵正翻腾着,‘白皮肤人,我叫harry potter。’

 

02.

因为被幽灵男孩儿半夜里吵醒,draco僵着脖子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隔天下午,他的脸被灌木里的虫子咬了,看上去就像游乐场里的红鼻子小丑。

harry在draco醒过来的时候指着他的鼻子笑开了:“天呐,malfoy,我当时真想替你赶走那只虫子,可惜了,我碰不到他。”

harry说这话的样子说不上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他的身体几乎湮没在午后的阳光里,但draco还是看见幽灵快速地缩进了椅子里,也许在他醒来前harry已经跑出去溜达了好几圈,因为除了draco那些树干上的鸟同样能感知幽灵的存在。

“别幸灾乐祸的,potter。”draco慢吞吞的抗议着,鼻尖上的咬痕火辣辣的痒着,他抽出一瓶水,灌下去一半,剩下的用来洗了个脸,“这只要半天就能消下去。”

“在那之前,我管你叫红鼻子?”幽灵靠近了之后自然地有了股凉气。

“住嘴。”

然而不管draco是否乐意,他最后还是带着红鼻子上路了。

可惜的是,他们没能开上很久,有一段路上正在焚烧玉米田,公路上弥漫着呛人的烟火味,好在那附近是另一个小镇,经历了昨晚,draco也的确急需一个能躺下休息,最好能洗个热水澡的地方。

小镇的旅馆楼下就是个酒吧,两瓶黑啤就能招惹来不少同样旅行的姑娘,仿照西部牛仔的部落风格,留声机里放着首老歌,人们三五成群地在一起,不管男女嘴里都叼着长长的细烟,两三杯龙舌下肚之后,这个夜晚就算完全开始了。

draco收拾干净之后酒吧已经进入了狂欢的状态,他走到吧台的角落要了杯酒,却仍有好几个穿着时尚的姑娘朝他眨眼睛,还有个女孩儿送了他一杯酒。

harry这时候仍然跟在他身后,烟雾和人群同时穿过他的身体,那些人的骨头被冻到也不能停止狂欢,甚至有个男人朝着他的方向吹了个烟圈。

“我讨厌这地方。”他嘀咕着,为了躲避那些人和draco靠得更近,忽然冷下来的空气让draco打了个冷战,“抱歉,我是不是离远点?”

“不用。”喝了口酒又暖和了,draco舔了舔嘴唇,抹去了嘴边的酒味,“你在这里还好些,没那么多人会凑上来。”

“那是因为你看上去孤僻。”

“那是因为你冷。”

幽灵因为这话笑起来,跳到桌子上转了个圈。

draco又喝了口酒,这是刚才那个女孩儿送来的,不知道为什么这口酒让他想起了pansy。

“potter,你下来,我和你说。”draco想伸手去拉harry的衣角,然而还没碰到他就意识到这是一件徒劳的事,因此转了弯用手指敲了敲桌子,“我认识一个女孩儿,她比这世界上所有的女孩儿都要好,可是我不爱她,她也不爱我。”

他没乱说,这一辈子他都没法爱上pansy,他希望pansy过得开心,pansy也希望他过得开心,所以他的好女孩儿帮他经营车队,而他听话地出来旅行。

这个论点有种奇特的矛盾感,draco不喜欢旅行,可是pansy希望他那么做,但是pansy又不愿意让draco做些不喜欢的事情,这其中复杂的感情没人说得清楚。

吧台边的老板朝着这边看了一眼,理解了这个有着英国口音的年轻人一个人在异国的孤独,他贴心地把靠着draco这边的灯光调暗了一些,希望这能给自言自语的年轻人一些安全感。

“她把我扔出来旅行,告诉我快去找一个姑娘。”喝着酒让draco身上热起来,他下意识地朝着harry的方向靠过去,“结果我没找到一个姑娘,却带上了你。”

灯光下的harry是酱棕色的,大部分融化成阴影,他还挂着那副破眼镜,残破成了他的一部分,draco的鼻子并没有褪去红色,现在和他灯光下的脸组合起来显得格外滑稽,‘我看到那个姑娘朝你眨眼睛了。’harry本可以这么说,但最终没有开口。

一种毫无理由的假设,draco并不在乎那些跳着交谊舞的女孩儿。

幽灵听着对方换了话题,开始说起发动机和轮胎的事情,他眨了眨眼睛,伸出手去碰桌上的酒杯,酒很快就结了冰,最后被draco一口气灌下。

“带上我比带上那些姑娘要好得多。”harry把手摆在身侧,他的动作软绵绵的,十指像是弹钢琴一样动作起来,“白皮肤人,如果你路上想喝冰镇的玉米汁,我只要轻轻碰一碰杯子就好了。”

“我要喝酒,不要玉米汁。”

“你该有点公路道德。”harry用他虚空的手弹了弹draco跳出来的一缕头发,“等你被警察拦下来,他们会因为你是英国人打点折扣的。”

“天呐,potter,你真像pansy。”

他们两个笑起来,draco有点醉了,趴在桌子上用脸贴着桌面,支支吾吾地哼了会儿,到最后声音终于大了些。

‘我们曾共享快乐也曾共享阳光的季节,但昔日歌酒狂欢的日子已经像季节更迭一样消失。’那正是之前harry半夜唱的部分。

“你知道你走调了吗?malfoy。”

“那也是因为你。”

 

03.

又过了几天他们已经驶过这条公路的三分之一,harry这几天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盘腿坐在椅子上看车里那一堆旅游宣传册,他阅读的速度很快,至少是正常人类的三倍,这导致差不多一分钟draco就得帮忙翻个页。

“malfoy,我看完了。”

“麻烦你用比正常人类慢三倍的速度阅读而不是快三倍。”虽然这么抱怨着draco还是歪了过去帮助幽灵少年,“你注意到我们这几天的前进速度慢的可怕吗?”

“别担心,这条路上的景色绝对不会让你失望。”harry用幽灵的声音念着宣传册,“你想去庞蒂亚克看看城市的墙画吗?搭上博物馆里的时光巴士,这是个美妙的部落,来吧旅客们,张开你的怀抱拥抱它……”

“也许你该知道我们已经路过它将近四天了。”

“天呐,我们没有停下吗?”幽灵拖着下巴,瘪瘪嘴,“真可惜,宣传册上的样子挺好看。那快换一本吧,你的好女孩儿不会希望你踏上公路之后就再没有停下来的。”

pansy在draco出发之后时常会打电话过来,通常他们正飞驰在美洲的阳光之下,harry心情好的时候会跑到车顶上睡着,等他打完电话再回到车里,顶着一头乱发和他破碎的眼镜,偶尔还做出被风吹散了脸的古怪样子。

‘draco,你听起来还不错。’

这话不错,draco隐约感觉到自己从这趟旅行中获得了什么,那偏于冷僻和孤独的念头有些已经蒸发在异国的土地上,他从前也在车道上奔跑却没有这么自由。

昨天晚上的时候他和harry又一次睡在了外面,车子停在叫不出来名字的谷场,draco搬出一箱子啤酒爬到车顶上,谷场里飘着碾成碎片的玉米香气,他把手背到脖子后面,架起脚随着风轻轻打着节拍。

harry像个孩子一样,飘来飘去闹腾了好一会儿,等星星变亮的时候才停下来,他躺平在空出的车顶上,不可避免的有一半的身子贴近了draco。

晚风还是如同白天一样燥热,却又多了点温和的气质,draco贴着harry身子的那部分渐渐地变凉,而另一边大概是因为喝了酒开始发烫。

月亮挂上了谷堆,harry的胸脯跟随着draco的呼吸起起伏伏,因为动作太大他的脸也轻飘飘地鼓动起来,draco知道harry大概会怀念人类的生活,从幽灵的只言片语中能感受到一些。

他歪过头去看幽灵男孩儿的脸,在这样近距离的观察下能看见一些凹凹凸凸的痕迹,harry的眼角因为破碎的镜片划开了一个小口子,像有空气通过一样冒着白色的雾。

这假期的确比修理间的机油味要好。

 

等draco咬着淋满了烧烤酱的热狗在加油站旁边打哈欠的时候,harry从车窗探出头大声叫着他终于知道该去哪里了,宣传册上半边泡在水里的蓝色鲸鱼,像极了游乐场里的儿童乐园。draco皱着眉毛表示拒绝但最终输给了幽灵喋喋不休的推荐。

卡图萨看上去不是什么繁荣的地方,工作日的白天更是没有什么人,大鲸鱼配合着青棕色的墙画成了孩子们的游乐场,harry到达目的地后兴奋地飘到鲸鱼头顶上敲敲打打,从远处看上去倒像是鲸鱼戴了顶透明的帽子。

“宣传册上说这是个礼物。”幽灵转了半天也没找到自己想看的,失望之后对draco摊着手笑,好在他的失落迅速解脱于突然下起来的大雨,两个人躲进了鲸鱼嘴里之后harry看到了他想看的东西。

“嘿,draco,过来看。”

锈迹斑斑的鲸鱼内侧,没有被重新粉刷过,漂亮的花体字刻着动物学家和他妻子的名字,三十年前的礼物直到今天也保存完好,在雨天里也有些浪漫。

“看到之后觉得有点蠢,其实给我一个汉堡就好。”

“你不但聒噪而且毫无感性可言。”draco朝着外面扔了块碎石头,掉在水坑里激起一片泥色的水花,“蠢货,明明就是你拖我来的。”

“白皮肤人我是为了你的好女孩儿。”harry吐着舌头,“你的女孩儿担心你,哦,我亲爱的draco,你是个出色的小男孩儿,但是别被太多东西困住了,外面的世界好得多,记得要做自己。”

看到幽灵用吟诗的口吻念着他偷听来的谈话draco笑了起来,他朝harry的腿踢过去却穿过了对方的身子,幽灵善良地微笑了一下,在黑黝黝的鲸鱼嘴里仍然亮着光。

“potter,下次别偷听我打电话。”

“滚开,你以为我想听?”

没人去研究pansy说的话,可也没人说那其中有什么差错。

 

也许是因为淋了雨,天黑的时候draco突然发起了烧,卡图萨太过偏僻他最后决定在车里将就一晚,这回harry的体温终于发挥了优势,一整晚他都贴着draco,小心翼翼的保持使对方的体温不至于过高。

第二天draco醒过来的时候幽灵正乐呵呵地看着日出,但一只手还贴在他的额头上,他迟钝地想了会才记起昨晚的一切,精神松懈下来之后draco觉得幽灵身边比往常还要舒适,翻了个身靠得更近了点。

日光把车子上的泥水蒸发成一个又一个粗糙的圆形斑点,而旅程已经过半。

 

04.

“你要真是个赛车手这速度也太慢了。”

“不要质疑我的专业性。”

“但真的太慢了。”

公路和真正的赛道不同,但是draco不指望harry能理解:“嫌慢你就跟着飞,别总占着副驾驶的位子。”

这是有点赌气的话,但harry真的就从窗口飘了出去,draco想也许过一会儿这个讨人厌的非自然生物就会自己回来,结果事实证明,他一再低估了harry的能力。

“draco,来比赛!”

幽灵贴着驾驶座的车窗吼完了这句就嗖的一下飞到了车子前面,半透明的身子愉快地转了一圈,通过harry折射的阳光落在前挡玻璃上有些刺眼,harry尖叫的声音惊奇了公路旁电线杆上的鸟,在别人眼里这里看上去大概像刮起了一道风。

draco从没这样像harry这样感受过风的速度,但harry高兴的样子感染了他。也许追逐是生命的天性,他踩下油门,看到不断飙高的码速心怦怦跳,引擎运作的声音攀爬在车子的每个零件上,draco跟在harry右边,可当他那么做的时候harry就又转着圈去了另一边,这样往返着变成了他一个人在公路上走着不规则的路线。

没什么比风更让人兴奋了,飞是harry的优势,但draco也不差什么,这辆道奇的车窗打开着,德州的风卷成一股干燥的绳子将draco勒在座椅上,他从没这样酣畅淋漓地奔驰过,和任何对手都没有过。

harry在前面吹起了口哨,像个被发射的火箭一样自在,灌进窗口的风把draco的衬衣吹得飘起来,鞭打着那之后裸露的皮肤。这场疯狂的追逐一直持续到他的时速表指针接近临界值,他们冲进公路边的麦田,在一片狼藉的田地里哈哈大笑。

这一晚他们还是栖宿于郊外,在这次旅行中似乎成了一件平常事,明明两公里以外就能找到一家卖着生啤的酒吧,或者是颇负盛名的汽车旅馆,但车子还是成了最好的选择。

harry跳到后车座上,那里堆着一些便利店买来的零食,他就挤在那些塑料袋之间,每动一下就带来一首塑料之歌。洲际公路看着像海岸线,因为人烟寂寥,天野之中整个苍穹低地像是要压下来。

飞过之后harry的心情也同样变好,他在那些塑料里主动说起一些draco不知道的事情。他们两个已经陆陆续续知道彼此一些过去的事,但那些微妙又锋利地切割着一条严谨的分隔线,还没有人越过去。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的眼镜碎了,所以我现在看到你的脸被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他愉快地拍了拍肚子,“你知道吗,我看你吃东西的时候特别想揍你。”

正咬着一根红肠的draco挑了挑眉,继而咬了更大的一口。

“别这么混蛋,draco。”他想起曾经同样品尝过这一路上draco吃过的东西,而关于味道的词已经从他的记忆里消失,harry成为幽灵之后有过一段非常混沌和惊愕的日子,那时他尚未习惯成为一个幽灵,坐在电线杆上和鸟聊天还有捉弄那些醉酒的旅行者成了他最常做的事情,那会儿他甚至会忘记自己已经变成幽灵多久。

“我死的时候应该撞到了眼镜,割破了皮肤,大概是死在了这条路上。”这并不伤感,虽然这条路日渐萧条,沿路的博物馆和加油站关了很多,剩下的酒吧卖着廉价的啤酒,但穿着长裙的女孩儿们走在公路旁仍然是一道风景,总有人来的,他并不孤独。

harry看到draco那天,他刚刚捉弄了一个粗暴的老男人,那是个坏家伙,总对年轻的女孩儿动手动脚,harry把他困在酒吧的巷子里一整夜,到了第二天傍晚,那人的胳膊已经动不了了。

他快活的在一排排的汽车顶上跳,看到draco走过来,在火烧云的颜色下一头金发染成了更浓的颜色,手上转着车钥匙,在一片荒凉的公路上仍然鲜活。

“draco,还剩下一些路,路到了头,时间就结束了。”

幽灵在月光下披上了银色的链子,在一切归于寂寥之前,他们背对背靠在了一起,就像卡图萨的那一晚。

 

05.

把别人的田地撞出一个大口子,draco在第二天理所应当的赔了一大笔钱,好在车子买了全险,他们开着断了保险杠的车到了下一个镇子的修理铺,面对一个看起来凄凉的修车间draco索性自己动手,娴熟的技术让人大跌眼镜。harry在车顶上跳来跳去制造一些不正常的噪音,害得draco要不停向别人解释那只是车子最正常的样子。

晚餐的时候draco在小镇的餐厅点了两份牛排,爆烤过的肉汁和酱料搭配着通心粉,看上去很有食欲。服务员在点餐的时候一再试图阻止他,两份超额的牛排对一个瘦条条的年轻人太多了,只是没人知道他只是想把其中一份推给了一个幽灵。

“别总盯着我吃,看你自己的。”他低下头去切自己的牛排,把这块肉割成整齐的小方块,看上去显得很没食欲,他给harry点了这份肉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下意识觉得,harry应该被这样对待。

他们在路上奔跑过的这些日子,这样走走停停毫无目标的生活是种崭新的开始,pansy总说他将自己困在了一个圈里,怪圈消耗着他的生命,女孩儿担心总有一天他会失去一切。

“我吃不到。”harry皱着眉,透明的皮肤打成褶变成水面上涟漪一样的东西,他伸手去拿叉子,结果显而易见,说不清楚是他穿过了那些东西还是东西穿过了他,“你用这种方式来示好分明是想让我揍你。”

draco没有反驳,只是看着对方的动作愣神,像是在思考为什么会变成样,而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桌子上只剩下两盘被冻成冰的牛排了。

滑稽得要命,他戳着硬邦邦的冰牛肉,harry用足了力气,幽灵的报复看上去诡异又好笑,最后他只能推开盘子。

draco自暴自弃地想,harry是对的,路的终点是时间的尽头,对他来说,一直是这样。

 

德州最后的一段路沉默无言,在进入新墨西哥的之前他们穿过一大片荒无人烟的化石地,那在之后又延伸了一段路,沿途又多了许多陡峭的崖壁,洲际公路的尽头像一幅画,连着蓝天白云,阳光好到让人觉得不真实。

harry还在,他没有草率地结束自己的旅行,但他拒绝和draco说话,draco明白冷战似乎是从牛排开始的,但显然不仅仅是因为那个。

那个奇妙的礼拜二下午,他看见在车顶上愉快的荡着腿的harry,幽灵的脸和身子都是透明的,但又灌满了美洲的夕阳。

旅行让人轻易模糊了时间的边界,世间的绝大多数开始和结局没有任何道理,时间的轨道被拉成长线,成了洲际公路一样没有尽头的东西,这一路的狂欢在令人焦虑的爆发之后变成了一件沉默又让人压抑的事,没人想离开,也没人想走到尽头。

draco在这股沉默里想起这趟旅行之前的事情,他拿过冠军,从车里走出来的时候接受pansy的拥抱,他的父母也因为这件事而骄傲。但是那没有风,比风更少的,还有阳光和麦子的香气。

harry就在他手边,透明的,在打开的天窗下拥抱着这片土地的太阳,被割伤的皮肤透着气,暖融融的像刚出生的生命。

未来模糊不清,过去演奏着一些老派的音乐,和人们谈论的那些漂亮的女演员,然而公路已经萧条,那些老的,透明的都被人抛在了背后。

有些事情,因为差着太多的距离而遥不可及。

“嘿,harry。”

幽灵男孩儿转过身看他,眼睛因为车子的抖动而颤抖着,他把手伸过去,碰到了一阵烈日下的清凉,又慢慢地变得像风一样。

“还有下一次。”

阳光和碧蓝的天,他飞起来了,冲向了太阳。


注:

1、harry唱的歌(歌名可戳): / Seasons In The Sun / Westlife

2、旅行路线大致沿着美国66号公路,参考了一位勇敢地独闯66号公路的女生的游记。


/////////////////////////////////////////////////////////////////////////////

第二弹的地址:戳戳戳

评论(23)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