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elerix

金鱼缸的一号观察对象

【HP】【DH】理想国 1

今天天气好,要去看花海,所以更新一发开心一下。

大概月更。

丛林押送,我觉得是个很有意思的脑洞!


一、

哈利用力环抱着双臂,敏捷地躲过了前方垂落的树枝,在没有任何咒语的情况下他已经步行了两个小时,一层黏腻的汗珠扒着他的背,与路过的树干上冒出的水珠如出一辙。按道理说七月的森林不至于这么难受,但他已经好几年没经历过完全麻瓜式的步行。此时阳光穿透密密匝匝的叶子落在身上,温暖潮湿的林间空气更像是密不透风的罩子,它们轻巧地拢住了他,让人完全透不过气来。

他呼出一口气,将目光偏移了一点,此刻视线左前方的人影披了一件黑色的斗篷,衣料边缘不停地挨到地上,已经溅上了泥水印子,但就算此...

写德哈已经好几年了,就在刚刚,又有一篇勉强算是NC17的文被屏蔽了。我突然想,现在这个账户里真的干干净净一点超年龄的东西也没有了。

写今夜或不在的时候真的非常头疼,前前后后我换了三个脑洞,每个都写了五千字以上,大纲和很多细节摘要更是没法数,在从前这样的情况是没出现过的。去年写OUTLAW是我压榨自己最频繁的时候,那是一个还算比较满意的故事,写完的成就感非常大。尽管不是那么多人看过它,回头看也有太多细节没能完善,我还是觉得很棒,更满心欢喜地认为我还能写出更多让自己喜欢的和他们有关的故事。

但是就在前几天,我写完今夜或不再,翻了翻我旧时的草稿,发现可能真的要到终点了。

说实话这篇文我完成地比...

【HP】【DH】今夜或不再

微博活动主题:Blooming · 盛开 

对其他文有兴趣的见微博,这几天会依次放出。

祝元宵快乐。


德拉科十二岁的时候输了人生的第一场魁地奇。

那是上午十点半,整个学校的人都坐在几层楼高的看台上为哈利·波特的坠落惊呼,他的父亲也在那里,脸上不知道挂着什么表情。沙地是潮湿的,他以奇怪的姿势扑倒在地上,半张脸上沾着脏兮兮的沙子,哈利就在不远处,断了一只手,还紧紧攥着金色飞贼。

他慢慢坐起来,感觉自己没受什么伤,又很快看到长袍子的疯校长和格兰芬多的人跑过去把哈利搂在怀里,姿势尤其古怪。那时风呼啦啦地咆哮着,他坐在沙地里,所...

BGM:桃花诺 / 邓紫棋 

鸡血之下的产物!想剪这首歌很久了,看完妖猫白龙和贵妃实在是太戳我了

TAT!太虐了太虐了!没有什么故事性,原情节歌词向,想吃更多的粮食!!!

迟来了祝大家圣诞快乐w

【HP】【DH】昨日与明天 3

13、

审判的前一晚哈利经历了糟糕的失眠。

赫敏对于结果的推测相当乐观,哈利原本也这样想。失眠是突然到来的,他无法停止思绪,不断在脑海中模拟威森加摩的审判过程,将五年级的自己和现在的身影重合。五个小时后,定时魔咒发出规律的滴答声,哈利从床上爬起来,模糊的视线环绕了房间一周后,开始机械地穿戴。

赫敏为他准备了黑西装,和第一次上法庭相比,这回衣服很合身,哈利皱着眉想自己看上去竟然和德拉科有些像。他用魔咒把蓬松的头发全都梳到脑后,露出了刻着巫师界历史的额头,眼镜上的油指印擦干净后,视线一下子清晰了好几倍。整个人称得上焕然一新。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十五日。审理在霍格沃茨保卫战中死亡的西弗勒斯·...

【HP】【DH】昨日与明天 1

七夕快乐。

虽然写得不怎么样。合志文。


哈利记得自己人生的第一场舞会,他穿的是达力的旧衣服,松松垮垮的。学校的小礼堂挂上了制作粗糙的彩灯,长桌子上塑料盘子里的奶油蛋糕塌下来一块,却并没有人在意这些。他不知道那台有噪音的机器放的是哪一首歌,但大多数人同样不在意这个,一些男孩儿系着不合适的领结,他们皮鞋跟里卡住的铁片在木地板上叮叮咚咚地响着,只顾追逐女孩儿们擦得发亮的舞鞋。

一圈又一圈的灯光在木地板上绕过,他在角落看着舞池里孩子们的手牵起又放开,他们羞涩又愉快地转了另一个圈。


1、

一九九八年六月十四日。

“愿梅林保佑我们,愿胜利之火永不熄灭。”

2、

这家老式...

饭圈新风尚:AU文主题文风构成抄袭,AU过度?

抄袭是很严重的指控,不讲定义也要讲证据。

Ara:

饭圈新风尚:AU文主题文风构成抄袭,AU过度


——匿名金察追捕“饭圈大佬”实录


特此声明:本文与任何个人、团体无关。点艹贵圈新文学现象,无关人等及言论均已打码,千万别跳出来认领。


===============正文分割线==============


      在某lof写手群内,有人匿名主张本人的同人文《傲慢与偏见与巫师》存在主题和文风构成抄袭,AU过度,OOC的罪名。言论如下:...



也没什么复杂的念头,删掉了LOFTER上所有未完结的坑。

最开始写文的感觉是非常奇妙,能追溯到很久远之前,小六时班里兴起一股写作的风潮,同时有人把市面上的网络仙侠小说带进了班里,零零散散的几个人开始在软抄本上写故事。

故事不同,角色不同,但难得每天大大小小的本子都能从第一个座位传到最后一个。那会儿正好取消了小升初的考试制度,我们突然变成只要通过毕业考试就无所事事的六年级学生,相对比较无趣的数学课变成一部分人传递故事本的绝佳时间。

哈利·波特在我的人生中可能真的非常重要,我的第一个故事就和它有关。

之后陆续因为课业或是兴趣写过东西,征文、剧本、计划书、因为换电脑存在妈妈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