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elerix

金鱼缸的一号观察对象

BGM:知否 - 郁可唯 \胡夏 

故事:齐衡和亲匈奴,实际上却是大汉派去匈奴的奸细。但在匈奴的生活中爱上了伯力王子,无法反抗自己的国家,齐衡还是把匈奴的布防图写信给了霍去病。匈奴败,伯力被俘,齐衡在挣扎中跳河自尽(。

本来想剪狗砸叼刀的那个镜头最后还是没用上,这个视频我是下午四点开始剪,极限搞定非常糙。是和桃一起玩儿的游戏——用同一首歌剪同一个CP~ 

祝元旦快乐~

BGM:生生-林俊杰 

这是一个拖了很久的群像,为了活动把GGAD的部分截出来了,所以暂时就看个热闹吧!特别喜欢这首歌~希望大家喜欢呀,还有一天就到新年啦,祝大家元旦快乐~
走过路过B站点个赞老铁们,新的一年我还缺一杯奶茶!!!

P.S.还有一条鱼我一帧也没动怎么办……

【齐衡/伯力】江山为聘(包办婚姻血泪史)

BGM: 江山为聘 - 吾恩 

故事大概就是质子伯力回到匈奴后忘不了少年小公爷,故发起战争,败。主题是青年人对自由恋爱的向往和对包办婚姻的反抗(胡说八道)。

反正三天活动我目前就搞出这一个,没时间没金钱,是个垃圾的无声礼物。

我永远爱小公爷和质子!

【HP】【DH】理想国 2

一直不想修文导致写不下去。

时隔几个月的复健。

我非常喜欢让他们俩话痨,看来是改不了了。


二、

与赫敏的联络没能解决任何问题。

第二天午餐是压缩饼干,嚼起来像廉价变质的面粉,粗糙干燥的食感只是单纯折磨人的咽喉。森林中一切从简,行李中只有必须的生存用品,食物也非常有限,每一餐都有固定份额。最糟糕的是食用水,能尝到青草的腥气,像魔药课上没洗干净的坩埚,那味道和饼干混在一起恶心极了。

午后他们顺着指南针往北边前行,在到达指定目的地前必须翻过一座山,哈利原本指望找到一条捷径,却屡次被德拉科打断,他只能在心里感叹囚犯竟然比押送者还要教条。

四点后雨势大了起来,渐渐地哈利的...

【HP】【DH】理想国 1

今天天气好,要去看花海,所以更新一发开心一下。

大概月更。

丛林押送,我觉得是个很有意思的脑洞!


一、

哈利用力环抱着双臂,敏捷地躲过了前方垂落的树枝,在没有任何咒语的情况下他已经步行了两个小时,一层黏腻的汗珠扒着他的背,与路过的树干上冒出的水珠如出一辙。按道理说七月的森林不至于这么难受,但他已经好几年没经历过完全麻瓜式的步行。此时阳光穿透密密匝匝的叶子落在身上,温暖潮湿的林间空气更像是密不透风的罩子,它们轻巧地拢住了他,让人完全透不过气来。

他呼出一口气,将目光偏移了一点,此刻视线左前方的人影披了一件黑色的斗篷,衣料边缘不停地挨到地上,已经溅上了泥水印子,但就算此...

写德哈已经好几年了,就在刚刚,又有一篇勉强算是NC17的文被屏蔽了。我突然想,现在这个账户里真的干干净净一点超年龄的东西也没有了。

写今夜或不在的时候真的非常头疼,前前后后我换了三个脑洞,每个都写了五千字以上,大纲和很多细节摘要更是没法数,在从前这样的情况是没出现过的。去年写OUTLAW是我压榨自己最频繁的时候,那是一个还算比较满意的故事,写完的成就感非常大。尽管不是那么多人看过它,回头看也有太多细节没能完善,我还是觉得很棒,更满心欢喜地认为我还能写出更多让自己喜欢的和他们有关的故事。

但是就在前几天,我写完今夜或不再,翻了翻我旧时的草稿,发现可能真的要到终点了。

说实话这篇文我完成地比...

【HP】【DH】今夜或不再

微博活动主题:Blooming · 盛开 

对其他文有兴趣的见微博,这几天会依次放出。

祝元宵快乐。


德拉科十二岁的时候输了人生的第一场魁地奇。

那是上午十点半,整个学校的人都坐在几层楼高的看台上为哈利·波特的坠落惊呼,他的父亲也在那里,脸上不知道挂着什么表情。沙地是潮湿的,他以奇怪的姿势扑倒在地上,半张脸上沾着脏兮兮的沙子,哈利就在不远处,断了一只手,还紧紧攥着金色飞贼。

他慢慢坐起来,感觉自己没受什么伤,又很快看到长袍子的疯校长和格兰芬多的人跑过去把哈利搂在怀里,姿势尤其古怪。那时风呼啦啦地咆哮着,他坐在沙地里,所...

BGM:桃花诺 / 邓紫棋 

鸡血之下的产物!想剪这首歌很久了,看完妖猫白龙和贵妃实在是太戳我了

TAT!太虐了太虐了!没有什么故事性,原情节歌词向,想吃更多的粮食!!!

迟来了祝大家圣诞快乐w

【HP】【DH】昨日与明天 3

13、

审判的前一晚哈利经历了糟糕的失眠。

赫敏对于结果的推测相当乐观,哈利原本也这样想。失眠是突然到来的,他无法停止思绪,不断在脑海中模拟威森加摩的审判过程,将五年级的自己和现在的身影重合。五个小时后,定时魔咒发出规律的滴答声,哈利从床上爬起来,模糊的视线环绕了房间一周后,开始机械地穿戴。

赫敏为他准备了黑西装,和第一次上法庭相比,这回衣服很合身,哈利皱着眉想自己看上去竟然和德拉科有些像。他用魔咒把蓬松的头发全都梳到脑后,露出了刻着巫师界历史的额头,眼镜上的油指印擦干净后,视线一下子清晰了好几倍。整个人称得上焕然一新。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十五日。审理在霍格沃茨保卫战中死亡的西弗勒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