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elerix

金鱼缸的一号观察对象

【HP】【DH】黑箱子

是个童话故事哟/ 普通人harry和柜子小怪物draco的故事 / 关于成长、陪伴的故事/ 

送给 @Dissoudre !谢谢亲爱的阿音听我唠嗑了这个脑洞!

脑洞其实源自于几天前忘记关柜子门而引起的是不是会跑出怪物的想象 


/////////////////////////////////////////////////////////////////////////////


“滚开,怪物,你以为你在说什么?”

dudley把他推到地上,七月的伦敦依旧让人不舒服,昨晚下了雨,小路上又积起了小水洼,harry觉得自己的裤子湿了,可能还染上了难看的污渍,他低下头去看,果然很糟糕。但如果说他真的在担心什么的话,petunia姨妈歇斯底里的尖叫最可怕,更坏的情况,他会失去今天的晚餐。

“potter小怪物被我吓的尿裤子了。”dudley穿着一双新鞋子,那是这个胖小子昨天从他父亲那儿收到的礼物,他恶狠狠地踏着harry身边的水坑,溅起来的水打湿了harry的衣服,dudley丝毫不在乎那同样溅湿了他的鞋子,“potter,potter,怪物potter。”

harry用手抹了抹脸,这并没有让他看得清楚一点,眼镜大概因为冲击而裂开了,把他的视线割裂成一条条的口子。harry实在很想把dudley掀翻在地上,但他的身体和处境使他不能这么做,有句话dudley没有说错,potter就是一个可怜的寄人篱下的小子。

harry把自己摊在地上,在弱势的姿态下用眼角瞥着依旧骂骂咧咧的dudley,这真是个蠢货,但harry在这种场景下莫名其妙的就想起了自己去年的生日,那天他收到了一件dudley的旧衬衫当作礼物,通常衬衫被洗得发白了之后harry才有权利得到它。

‘为什么我非得留在这里看这个蠢货呢?’

他在这个阴沉沉的七月坐在一个水坑里,小花园的路上没有人,harry庆幸dudley没有打他,他不想一身伤痕的被邻居发现,之后又一次被冠上捣蛋鬼的称呼。该怎么反击呢?Dudley一直吵吵嚷嚷的,踩着那些水坑,令人沮丧的是,harry没有想到任何反击的方法。

他等了一会儿,通常dudley的暴躁脾气只会持续一段时间,harry希望在那个混蛋找完麻烦以后他还有时间偷偷清洗自己的衣服。但是今天,dudley的脾气和天气一样糟糕,harry甚至已经在对方长时间的谩骂里走神了。

他是在dudley的声音带上哭腔之后才发现不正常的,等harry抬起头看的时候,他的堂兄,总是面目虚荣的胖小子虽然仍旧骂着些幼稚的话,可是脸却显得非常痛苦,鼻子那儿的皮肤全部挤在了一起,在harry模糊的视线下像是一滩泥浆或是皱巴巴的草稿纸。

“potter,你这个怪物!”

harry赶在dudley想要踢自己之前爬了起来,只觉得自己的视线又变得清楚了,社区里老房子的邮箱筒上斑斑驳驳的油漆他都能看得见,而dudley脸上的脂肪涨成了番茄酱的颜色,他现在看上去就像一个烤熟的苹果派一样滑稽。

“够了。”harry叹了口气。

这没能缓解什么,远处的天空在阴沉沉的云层里亮了一下,dudley在harry站起来之后后退了一步,手脚跟着他的脸剧烈的摆动起来,他穿着的学院服开始粘上星星点点的泥巴,并且呈现呈现出越来越密集的聚合状态。

一边尖叫一边愤怒地大骂,还带着哭腔,这场景值得收藏。

但harry只是皱着眉头,他的眼珠转了一圈,dudley的学院袍是他上的那所小学最新的设计,他把校服从学校带回家的时候petunia姨妈的尖叫快把屋顶掀翻了,harry可不想在可能失去晚饭之后还要因为弄脏dudley的衣服被关禁闭。

“我说够了!”

闹剧仍然没有停止。

“最后一次,够了!”

就在harry说完的一刹那,dudley重重的摊在了地上,整个人摔在泥巴水里,harry没有停顿,他赶在dudley的脸色从番茄酱色恢复到正常之前就跑进了不远处的巷子,这一刻,比起愉快更多的可能是忐忑。

远处天幕中的光明越来越近,距离今天的第一场暴雨只剩下不到几分钟的时间,harry穿过巷子在社区的房子间奔跑,一阵阵的晚风就快把他拖起来了,没什么理由,他知道自己将要去到何处。

还能有哪里?在翻过了邻居家的围墙之后,他躲进了树丛中的小洞穴,老栗树的树洞刚好能装下他的身子,为他提供一个解决问题的场所。

1988年7月,harry人生的第八年依旧像个没人会喜欢的流浪者之歌,在这一年的晚间他有时会梦到自己身处于战场中的某个地堡,最好有能够一拳把dudley和vernon打翻在地的魁梧身躯,不用带眼镜,作为一个军人应该能吃到足够多的三明治,从此以后不需要担心饥饿。

但是快到了夏天的时候属于他的音乐终于变调了,那时候一拨又一拨的夏季舞曲刚开始在这个社区风靡,那些有着强烈节奏点的音乐吵吵嚷嚷地直到午夜都不会停下来,harry在晚上的时候会从柜子里爬出来趴在窗台边看路上的灯光,大概是短路而造成的停顿隐约像被挡住的星星。

‘我是个小怪物。’

他在月光下顶着一头乱毛自言自语地说着。

‘虽然我是个小怪物,但你也许可以用更尊贵的称呼来叫我。’

没有关起来的柜子在月光下流淌着黑色的影子,harry想他幸好带着眼镜,否则肯定看不到坐在柜子门边上的小怪物。

 

------------------

 

“你不该那么做,我该说多少次。”树洞里的空气没那么好,特别在潮湿的此刻就像被闷坏的呕吐物,harry一边捏着鼻子一边揪着裂开的树皮,他不想回家面对petunia姨妈,但如果不回去,等待他的也许是更为恐怖的惩罚,“draco,从我的身上下去。”

尖脸的小人顺着harry的肩膀滑到了树皮旁,他单手拽着凸起的树皮荡秋千一样在harry眼前晃荡,harry只能看着这个金色头发的小人一边发出古怪的笑声一边用骄傲的眼光看着自己,却没有任何办法。

draco是个怪物,不是dursley称呼harry的说法,他真的就是怪物。

‘我是个柜子精灵,叫我精灵,不要叫我怪物。’但就算draco这么强调过也不能改变他是黑暗孕育出的爱捣乱的小怪物这一事实,harry本应该对他的存在感到害怕,这差不多是draco这个品种的怪物出现的意义,但是没让他料到的是,harry很想和一个怪物交朋友,因为这稍微可以抵消男孩儿与日俱增的孤独感。

可惜的是harry只愿意和他说话,却不愿意帮助他做任何的恶作剧。

“我只是小小惩罚一下那个小胖子。”draco依然在树枝上晃来晃去,并在他的臂力快达到极限的时候朝着harry的方向纵身一跃,如他所料,harry伸出手接住了他,男孩的手掌冒着热气像个小火炉,“你手上真热。”

“但我会被惩罚,没饭吃,被关进柜子!”这是最让harry头疼的一点,看到dudley被恶作剧整到瘫倒在地并不能给他一些成就感,draco能惩罚dudley,却不能阻止他的堂兄将一切的过错推到自己身上,这又一次让harry想起了那句讨人厌的真理,potter就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可怜小子。

“你可以和我一起呆在柜子里。”draco跺了跺脚,踩在harry手上的感觉就像踩在松软的土地上,他还算喜欢harry,这个家伙比他过去所有吓跑的孩子都有趣,“我们能开个派对!”

“如果你想的话。”harry叹了口气,做好准备面对回家后的一切,他觉得自己可能没办法改变这个怪物的想法。harry potter只有八岁,还是个相信圣诞老人的年纪,如果怪物都存在的话,参加一场怪物的派对应该能挽回一些将被惩罚的失落。

当天晚上,他的确被关在柜子里呆了一夜,没有晚饭作为附加礼物。dudley回到家之后笃定地说是harry推到了他,但是但凡有点眼力的人都能知道以harry瘦弱的样子没有可能推到dudley。draco躲在他肩膀上咬牙切齿的用怪物的力量摔坏了petunia姨妈最喜欢的陶瓷碟子,然后他就被vernon推进了柜子。

但这不算糟,也许是可怜harry,draco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满满一碟的蜜桃柚子点心,harry还没吃过这样甜甜的好东西,他从没有生日蛋糕也没有饭后甜点。所以当他一边狼吞虎咽地往嘴里塞着点心一边看draco坐在碟子边吊儿郎当的讲故事的时候,harry心里几乎要泛出甜甜的糖水了。

“告诉你,我们怪物不用吃这些,我可以吃掉你们的恐惧,恐惧你懂不懂?”draco掰下了一小块糖馅饼,他在碟子边点了一盏怪物的小灯,“就是害怕的东西,如果你怕黑,我就能帮你吃掉黑。”

“你怕黑吗?”

“不怕。”harry在几乎黑暗的柜子里摇着头,draco的金色头发在灯火旁边像是散开的金色烟花,那张尖脸上的笑容有点像dudley,却不像dudley一样讨人厌,“我觉得黑乎乎的挺好的。”

“我也觉得。”小人咬了一口糖馅饼,但很快就把它吐了出来,“我还是觉得黑暗好吃一点。”

“好吧。”harry舔了舔嘴角,对draco吐掉了糖馅饼觉得有点可惜,但他没多说什么,“你不是说要开派对吗?”

其实harry有点期待draco早些时候说的派对,因为他从没参加过。dudley可以在生日的时候收获一次愉快的晚宴,他的朋友们会带着包装好看的礼物来,harry如果不呆在柜子里,就要负责帮忙收拾好那些礼物。

他前年生日的时候可能因为表现良好而被允许在客厅多呆了一会儿,那天电视里放了美国的一部老电影,harry站在墙边上看着dudley躲进了姨妈的怀里,电视上的女人在火房子里奔跑,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台词,他那时候只渴望有人能捂住他的眼睛。

‘好了,harry,别想这些。’但这种暗示不能阻止他把期待的目光放到draco身上,目前为止,他从这个柜子里的小怪物那里收到了很多惊喜,美味的甜饼还有一个皱鼻子的dudley,这比他过去收到的所有礼物都要好。

“不能了,他们跑去吓别的孩子了。”draco摇着头,发现黑头发的小男孩儿在那盏小灯下垂下了眼睛,同时垂下了他的手包括手里还没吃完的甜点心。

‘天呐,小男孩儿,别这样。’draco在心里嘀咕着。

draco喜欢harry的眼睛,像是撒过了水的青草地,也许还点缀了一些阳光,黑暗中从不存在多余的色彩,更不要说光明。

draco是在箱子里长大的,这其实算是滑稽的往事,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身处四面封闭的黑暗中,用后来draco学会的人类语言来说,他的思维更像是使命。迄今为止,他吓跑过一个身上总是粘着猫毛的老太太,一个怀着孩子的犹太妇女,还有一个长头发的中国女人,harry算是他第一个失败的对象。

关于怪物的功能draco撒了点谎,他可不是为了帮忙吃掉对方讨厌的东西而来的,他更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小精灵,‘忘记关柜子的门会有丑陋的小怪物跑出来吃掉你’,draco本以为每一个孩子都听过这样的故事。

“好了harry,别难过。”他从碟子的边缘跳下去,三步并一步的跳到了harry盘着的腿上,在harry垂下头的时候他只要踮起脚就足够碰到对方的眼睛,他其实从没有这么做过,那盏小灯还亮着,harry的眼睛迎着那一点点光,真诚又悲哀地看着他。

“你想听我唱歌吗,也许不那么好听。”这个小男孩儿和他惊扰过的人类们有着与众不同的特质,“其实我不太清楚人类的派对是什么样的,我们会唱歌和跳舞,有背景音乐,我猜我能充当背景音乐。”

后来当harry的眼睛脱离他的指尖时,draco觉得这还算是值得的。

 

--------------

 

十岁那年harry终于收到了draco许诺的派对,他还是住在柜子里,日子并没有更好,但他在生日的同时收获了一堆小怪物,他们在寂静无人的柜子里放肆地唱歌,然后丢下了一堆烂摊子让harry处理。

petunia姨妈打开柜子门朝他尖叫的时候draco躲在他背后咯吱咯吱地笑,害得harry又被罚了两天的晚饭,虽然事后draco偷偷运来了三明治和炸鸡腿,但harry还是决定生几天的气。

他们其实常常吵架,因为各种事,draco说些孩子听不懂的话讽刺harry的妥协,而harry从没喜欢过draco dudley式的尖刻,可是,只要有一个人先道歉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有时候趁着harry给院子除草的机会,他们带着一帮小怪物在院子里晒太阳,看到有人经过的时候胆小的家伙就会躲进墙根边红豆灌木的阴影里,只有draco会继续大摇大摆的坐在harry的肩膀上,最多把头埋进harry那头乱糟糟的头发里。

“那些蠢家伙,人类根本就看不到我们,躲什么。”

在draco把他的脸当墙踢的时候harry很想提醒他正踢着一个人类的脸,但是想想还是把这家伙提起来扔到了草地上比较方便。

那两年阳光出来的机会特别多,踏踏实实地给了这个院子很多好东西,当harry撒下的花籽长出了第一个花苞的时候,draco送了他一个贴身的小布包,金色头发的小怪物踮着脚塞了一把栅栏边的狗尾巴草籽,说这能带来好运气。

除了在draco神神叨叨的看管下把那套在脖子上,harry找不到任何理由来拒绝一个怪物的馈赠。

十岁是个奇怪的年纪,harry去了新学校,一座偏远又廉价的公立学校,他不会和从前一样有很多时间和draco在一起,这群怪物们有着自己特定而必须的活动范围。harry在这一年学会一个词叫绑定,他把这个词灌输给draco的时候,金发怪物跳到他头上敲他的脑袋,狠狠地揪他的头发,气的harry发誓再也不要理他了。

就在那两天里他认识了几个学校里的孩子,蓬蓬头的小女生义正言辞地说harry应该得到更好的照顾,而红头发的男孩子慷慨的分出了自己的三明治,这是harry第一次交到朋友,除了draco以外,还没有谁给过他这样贴心的陪伴。

“我想有个聚会,有hermione和ron,一起去城中心的餐馆,啃一个汉堡包也很棒。”

“得了,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他们和好的那天依旧是个艳阳天,到了晚上红霞在天边烧起来,裹住了整个社区的街道,harry目送dursley一家去市中心聚餐的时候,draco跳上了窗框,趴在那儿把玻璃敲得砰砰响,“人类找了太多的理由聚在一起。”

harry没有说话,他只有十岁,draco有时候说的话他根本听不懂。十岁的小孩儿其实应该崇拜英雄而不是怪物,他伸出手让draco跳了上去,从冰箱里拿走了自己的晚餐,带着这个小怪物回到了他的柜子里。

在这个晚霞比阳光还要灿烂的傍晚,入了秋之后那些夏日的舞曲都销声匿迹了,只剩下归巢的鸟还在叫唤,再难寻觅的安静也不会有此刻的dursley家完美。draco在进入黑暗之后很快就陷入了睡眠,harry盯着柜子门缝下透过的光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去啃自己硬邦邦的三明治,腌黄瓜有了股酸腐味儿,他咬了两口就决定放弃,最后愁眉苦脸地打算睡觉。

harry快睡着的时候还是给光明留了条缝,结果最后迷迷糊糊的好像听到了谁的声音。

‘有人能陪着你是件好事。’

他大概是在梦里笑了出来,也许今年会有圣诞礼物。

 

---------------

 

如harry所愿他在圣诞的时候收到了三样礼物,hermione送了一本书,这毫无悬念;ron羞涩的把自己请求母亲织的毛衣交给了harry,harry高兴的差点蹦起来,他终于有了一件属于自己的衣服;最后,draco不情不愿地拿回了他给harry的护身袋,偷偷摸摸地塞了一把别的东西进去,却任凭harry软磨硬泡也不肯说是什么。

harry喜欢这个圣诞节,并在心里默默地将这个节日的排名上升到harry potter最喜爱节日榜的第二名。第一名一直都是万圣节,尤其是认识draco之后,对方总在这个节日花大把的时间准备,harry也因此能过的开心。

圣诞节的时候刚好下了雪,伦敦一直晴雨不定,到了下雪的时候也没见好,冰渣子带着雨一起砸下来,最后掰弯了院子里的樱桃木。屋子里还是冷得让人发抖,只有壁炉旁边才能暖和一点。harry也换上了厚被子,但这远远不够,到了晚上的时候他常常抓着draco一起睡,金发怪物会狠狠地瞪着他但最终败给了自己喜欢的绿眼睛。draco用魔法把自己弄得暖融融的再塞进被子里,被迫充当了男孩儿一整个冬天的暖气。这最后变成了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到了第二年冬天刚下雪的时候,draco竟然主动问harry需不需要一个暖炉。

“如果dudley知道我有一个你的话大概会嫉妒得发疯。”harry啃着蜂蜜芥末酱的吐司,一大滴酱汁砸到地上,把雪地的一片染成难看的姜黄色,“你都住在我这里你的家人不会担心吗?”

“他们不会担心,而且你该在见面第三天之后问这个问题,而不是见面第三年。”金发小怪物揪着他的耳朵,draco可不会告诉harry自己只是凭空从这世界的一片黑暗中衍生出的。harry从派对开始就相信draco有个庞大的家族,怪物的确有千千万万的同胞,每一个柜子都有,他只是刚好落在harry的柜子里,“不是每一个怪物都像我这么优秀,你怎么十一岁了还这么蠢。”

“我肯定比不上hermione,她最聪明了。”harry不介意draco说他蠢,“但是ron和我差不多,我们肯定达到了十一岁学生的基本智力。”

“然后dudley才是个蠢货。”

“哦,我没见过比dursley还蠢的人类了。”

draco从不在乎说这些话让harry高兴,事实上他根本就没见过几个人类,当人们关上柜子门的时候他甚至没办法出现。在见到harry之前,draco有大概十几年没有见过人类了,1988年,当他从冗长的沉睡中被柜子门边的浅色光唤醒时,迈出第一步差点摔了一跤。

如果他不是因为过于生疏而决定先躲在门边琢磨自己第一次吃掉人类恐惧时的动作,可能就不会听到这个黑发小男孩儿趴在窗户边的嘀咕。人类的模样和怪物们一样,千千万万的难以捉摸,draco听着harry的话,差点以为那是自己的同类。

他从黑暗中出生后窸窸窣窣的听着人类的文明长大,多少年了从没有人会将自己和怪物联系在一起。

‘我就是怪物。’draco即使在和harry生活了三年后也找不到这个孩子和怪物有任何相似,他就是个普普通通再平常不过的男孩儿,虽然后来draco领悟到harry的想把自己埋在沙漠里的孤独大部分来自于讨人厌并且聒噪的dursley,但那肯定不是全部,即使是这样男孩儿拥有的还是人类的感情。

‘harry是怪物?人类的愚蠢已经没救了。’

 

---------------------

 

harry直到十二岁才开始长个子,draco觉得自己这些年偷偷给男孩儿塞得食物终于得到了回报,但是柜子很快就装不下harry了,dursley一家决定把讨人厌的麻烦搬到楼上。harry本来有点舍不得draco,依依惜别的时候象征性的留了两滴眼泪,结果尖脸的小怪物撇着嘴奖励了他一块同伴从邻居家顺来的蛋糕,成功地让他把眼泪憋了回去。

“蠢货,别哭了。”draco在harry收拾东西的时候抱着男孩儿的脖子,最后差点扯下harry脖子上挂着的小布袋,“记得来找我玩,天呐,蠢货你别忘了。”

“你也能来找我玩儿啊,draco,虽然你这么小不太方便爬楼梯。”

“哼。”

小布袋最后还是给draco扯了下来,他揪着袋子不肯还给harry,声称自己需要放些新的东西进去。这理由其实毫无可信度,harry和draco互瞪了一会儿,最终妥协了,看着金色的小人拖着布袋子藏进了柜子的角落。

客厅的电视恰如其分的放着一首伤感的歌,harry关上柜子的门时刚好在想自己为什么要经历这种离别,自己的十二岁怎么和八岁一样艰难。

房间里不会有一盏还没有碟子大的小灯,他的窗户对着一片富裕的住宅,是院子里会种下大梧桐树的家庭。harry在从学校回到柜子的路途中曾经看到一棵点缀了太阳的梧桐树,那是他见过最好看的东西了,饱满的太阳刚好挂在树冠顶,赤裸裸的像是火焰炮。那天他痴痴地站在树下看了好一会儿,直到dudley像个傻瓜一样跑过来嘲笑他,这个蠢蛋一辈子都不能体会到这种美丽,harry这么想的时候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渐渐有了坚毅和美好的品质,这在他长大以后会是一笔了不起的财富。

harry potter现在仍然只是个哀叹自己人生的小孩子。

他渴望过很多东西,虽然大部分都没有实现,正因为这样,他没办法不因为仅存的那些东西感到满足。

我有draco,ron和hermione。

这么想小男孩儿突然有了勇气,他砰的一下把自己可怜的几件行李锁进柜子里,翻开书去面对这个年纪必须面对的人生。

人生总是充满希望,虽然有点晚,他终于还是把第一次认识希望这个词时的窘迫化成了动力。

 

--------------------

 

搬出柜子之后harry就没什么机会和draco在一起了,他总不能老是跑去打开柜子门和draco一起玩,等他再大一点就要忙着申请公立学校,hermione和ron陪着他的时间越来越多,有一段时间他甚至都忘了还有draco这个小怪物。

这样的日子过了好一段时间,draco总是浑浑噩噩的在黑箱子里睡着,在petunia整理柜子的时候醒过来,他时常拽着那个小布袋,但是从没有机会交给harry。

draco第一次朝着这个布袋里放了一把狗尾巴草的草籽,他是听碗柜里的那个pansy说这能给人类带来好运气才这么做的,不过大概不太靠谱,他并不觉得harry的运气有变好,这个笨蛋从八岁开始就固执地不让draco插手自己和dudley的问题,而显然dudley是他所有的坏运气。

第二次的时候draco没有告诉harry他放了什么,其实他放了一抔怪物的尖叫,即使打开harry也不会看见有些什么。那段时间他几乎天天在想到底要怎么给harry准备一件礼物,最终决定揪出房子里每个柜子的小怪物,强迫他们把自己的尖叫放了进去。这很简单,他觉得harry需要更勇敢些,如果能把这些怪物的尖叫放在身边,harry肯定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第三次draco苦恼了更久,和harry分开之后他反而不知道应该送些什么,思来想去他拔下了自己的一根头发塞进布袋里,除了这个他想不到什么能让harry记住他的方法。

直到这一年draco有了点恐惧,因为他睡着的时间越来越多,harry很少能看到他,有时候他只来得及收到harry的纸条。harry并不知道draco没办法在柜子门关上的时候跑出去,他的生活越来越忙碌使他终于无暇顾及自己柜子里的小怪物。

圣诞节那天,draco终于决定去找harry,他趁着petunia打开柜子门的时候跑了出去,翻越楼梯是个困难的事情,draco中途都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在圣诞结束之前把礼物交给harry。他像个翻山越岭的战士,拖着那个差不多快有他高的布袋子,一阶一阶的重复着撑起手臂、攀爬还有跳跃的动作。

但显然,圣诞老人没有把运气分给这个怪物,harry第一次被邀请去ron家度过圣诞节,这件事draco并不知道,他一直等到午夜的钟声敲响也没有等到harry。dursley家的走廊静悄悄的,午夜之后成了各种怪物们聚会的舞台,draco在楼梯口那儿看到了客厅里圣诞树上挂着的彩灯,他没怎么见过彩虹,但隐约觉得那大概就是彩虹的颜色。

这多好啊,他拖着布袋子坐在最高一阶的楼梯上,没来由的就想起过去某一年自己和harry看过的落日,他们偷偷躺在草地里,draco一如既往的占据了harry肩膀旁边的位子,草籽的香味对他来说像是烘烤过的奶油蛋糕。太阳对他来说就是光明的全部,怪物们从没有资格去拥有,但直到遇见harry,他才开始了生命的奇遇。

他因为这个愚蠢又真诚的男孩儿见过了除了黑暗之外的太多好东西,就算当harry终于不再觉得自己是个小怪物的时候,draco也没有感觉到他们之间的不同。他由衷的为harry感到高兴,思维里的使命也因为这个人改变了,似乎是从他们第一天遇见开始,在那个窗外有闪烁的路灯开始的夜晚,他就在等待着harry走出黑暗。

小布袋最终在飞蛾的帮助下挂在了harry的房门把上,draco又在那儿坐了一会儿,抬起头看着那个小布袋,因为装了太多怪物的尖叫而有着微弱的光,只有他们能看见,像是夜晚天边的小星星。

他心中隐隐有一种直觉,在这个夜晚之后他终于要失去harry了。

 

-------------------

 

并不是每一只怪物都能吓到人类的,那其中有一些必要的原因。

 

harry十八岁的第三个月决定搬家,dursley一家在他成年的第二个星期就搬走了,剩下他和这所即将到期的房子,和自己纠缠了十八年的亲戚丢下一堆不要的杂物在客厅里,harry在一个午后决定来收拾这一切,也许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vernon姨夫剩下一大堆不需要的公司报表,petunia姨妈则留下了各种过期的化妆品,dudley的遗留物还值得推敲些,harry不敢相信自己花费了一个午后的时间去翻看这个从小到大的讨厌鬼留下的毕业相册,像女孩子一样的收藏品,他拆开每一个抽屉和盒子,甚至还找到了一个装着狗尾巴草籽的布袋。

harry在客厅里哈哈大笑,简直不敢相信那个胖子有这种好情调。

一直到ron和hermione来找他,harry还在检查房间里的各个地方。他的好朋友们第一次站到dursley的客厅里,好奇的打量着周围,harry现在想起自己十二岁之前的生活就觉得有趣,那时候他住在柜子里,现在他终于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来看看我十二岁以前的住处。”柜子的门被扣得很紧,他有好多年都没有打开过了,ron知道这个朋友不喜欢别人用同情的眼光看他,只是用手拍了拍harry的肩膀,“其实还不错,我至少衣食无忧。”

“咱们向前看,你不是要去考警察?”ron朝着黑幽幽的柜子门里看了一眼,一股呛人的灰尘味害他打了几个喷嚏,“我可能去george和fred的店工作一段时间,天呐,最可怕的是hermione,她要去剑桥,还是牛津?”

“别被她听到,我还等着你们的婚礼。”harry瞥了一眼在楼梯口,hermione去了楼上,他摸了摸柜子的门边,也把头伸进去看了一眼,“天呐,真小。”

“看得出来你小的时候就已经很矮了。”

“别逼我揍你。”

十一月开始下雪,他们出门的时候正好一阵风吹过,harry紧了紧身上的羊绒外套,身边的hermione靠着ron的肩膀,他的好朋友叫唤着究竟是去吃披萨还是汉堡,最好能来一碗热热的蔬菜汤。

这个街区陷入一阵疲惫的沉默,那些富人区的灯光一盏接着一盏亮起来,在天色合拢成黑暗之前给了人们一些安慰。他们三个人踢着彼此的步子,最后在街道上奔跑起来,harry经过记忆里那棵梧桐树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它还是像个坚毅的战士一般,只是落上了白色的雪冠。

他从未感觉到世界是这样的轻松和明亮,dursley的屋子里所有的气味都在雪天的空气里消失了,还有那个陈旧的柜子里刚刚闻到的灰尘味,他和他的朋友们在这条路上奔跑着,心里唯一想的就是要走到尽头。



评论(21)

热度(114)

  1. Moon老Atelerix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