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elerix

金鱼缸的一号观察对象

【HP】【DH】Testament of Youth / 青春誓约

一战AU,借了电影的名字

出于私心,贺文写的是德哈⁄(⁄ ⁄•⁄ω⁄•⁄ ⁄)⁄

少爷生日快乐(๑´ㅂ`๑)希望明年可以保持住今年的发际线啦www

上下部一起发出来了么么哒赶上了~

*harry眼镜入伍请无视这个bug,全程没写眼镜*

///////////////////////////////////////////////////////////////////////////


亲爱的hermione,

希望你收到我的信不会生气,但战时的邮政系统总是不靠谱的,不是吗?直到昨天我才收到你上个月的信,让我祈祷你不会有和我一样的遭遇吧。

你一定不会相信我在战时还有这样的好运气,我们驻扎的地方非常美丽,虽然现在它多了些焦黑色的装饰品。法国的天空比伦敦要精致一些,我想你和ron也许可以在战争结束之后来一次旅行,尝一尝那些法国的精致小点心,喝点葡萄酒。我们总是在休息的时候去镇子上的一家小酒馆,那儿的酒非常甜美,还有些好吃的糕点。

ron还好吗?希望伦敦这时候的天气不会给你们造成太大的负担,如果有必要,你和ron可以搬去我家住,你知道自从sirius去世后广场的房子已经空出来了。别急着拒绝,如果你们搬去那儿,至少等我回去的时候一定能喝上热浓汤不是吗?

在下一封信里要告诉我你是开心的,你之前的信被个讨人厌的家伙看到了,现在军营里的兄弟们都以为你是我暴怒的未婚妻。所以如果我一定要缺席你们的婚礼,至少给我寄上一张照片吧,不仅仅是为了说明你是另一个英俊家伙的妻子,我也想看看你和ron穿礼服的样子。他从以前就不喜欢穿礼服,但他肯定愿意给你一个完美的婚礼。

但我知道,就算我不能在现场,你们肯定也愿意为我留一个靠近你们的席位。

你真诚的

harry potter

1917.6.7

 

亲爱的hermione,

看来我们的通信时间交错了,但这很有意思,我得推测出你希望我写点什么给你,在无聊的军旅生活里这算是个乐趣了。

我收到了你寄来的第二封信,那时候我的回信肯定还没有被小信使带去你身边,有些可惜,我没能得到我想要的照片,希望下一次可以收到。

你不用过于担心我,我的射击成绩一直都是第一名。而实际上,战火还没有波及到我们,目前我的同僚们和我只能做些简单的巡逻工作,穿着军装去小镇上做个公开表演。意外的,那能受到很多欢迎,我以为所有人都不会喜欢别的国家的军队靠近自己的领土,但那些法国的漂亮女孩儿们非常热情。seamus迅速地喜欢上了一个蓝眼睛的姑娘,他最近总是偷偷溜出去,然后会带些女孩儿手工制作的小甜饼回来。

我们可绝不是因为小甜饼才支持他的。

但请放心,hermione,我不会喜欢一个法国女孩儿的,所以在看到这封信之后不用太惊讶,也不用写些唠叨的句子,我只想多知道些你们发生的事情。

我还是认为你们该搬去广场,ron的腿需要得到更好的照顾,而那儿的书房你一定会喜欢的,sirius和我父母留下了很多书,如果你未来还想去牛津的话,现在就可以开始准备了。而我知道,除了你我们之中没有人再有资格得到那份荣誉。

下一次我会想办法给你寄一个废弃的弹壳,把它放在我房间的柜子上好吗,最近大家都会偷偷的寄点东西回去,希望不会被检查。

希望能快点收到回信,我想念你做的点心了。

爱你的

harry

1917.6.23

 

亲爱的harry,

让你失望了,我们暂时不会举行婚礼,ron和我都认为婚礼如果缺少了harry potter一定会是最大的遗憾。我们相信你将带着功勋回来,那会成为我们婚礼上最好的礼物。

而ron的伴郎,只会是你。

伦敦现在的天气还是那么糟糕,连绵不歇的潮湿雨天使ron的复健疗程搁置下来了。但他肯定已经从车祸中走了出来,所以我想,等你回来,我们三个人可以来一次远途旅行。只有我一个人可不能在旅行时好好照顾他,但永远别告诉ron这个。

ron现在喜欢上了手工艺品,我把他做得最好的那个锡兵小人儿放进了你的房间,他每天会花好几个小时去做些小玩意儿,而我会利用这段时间来看书。我们现在已经搬进了广场,听到这个希望你能安心一点,我会照顾好他的。

我并不会反对你和一个法国女孩儿交往,她们热情并且美丽,会非常适合一个战争英雄,所以如果你碰上了真心喜欢的女孩儿,不用顾虑任何事,我永远会支持的你。

但记得不要喝太多酒。

ginny就要订婚了,未婚夫是交通运输部的官员,一个老实的男人,我确信他们会有个美丽的孩子并生活幸福。

我认为你会想知道这个。

另外,你的生日快到了,有想要的礼物吗?

爱你的

Hermione

1917.7.15

 

亲爱的harry,

从今天开始我就有一个未婚夫了,sam是个好人,母亲说我就应该在这个年纪找一个未婚夫,就和所有的女人一样。但我们都知道hermione是那个例外,她会申请牛津的,ron和我说过。现在他有些害怕自己和mione将产生无法弥补的沟通障碍,我的哥哥一直认为自己没那么聪明。可他怎么能不知道自己已经足够勇敢去弥补别的不足?天知道为什么他会害怕,hermione有多爱他我们都看得见。

也许你可以写一封信给ron,他很想你,而你的话他或许能够听得进去。

这不是我的初衷,我写这封信只是为了让你知道我们都好,包括我。我不知道你是否还在为独自前往军队而感到抱歉,如果那种抱歉是对我的话,我只想告诉你这是不必要的。我现在的生活可能要比我原来期望的还要幸福,sam对我非常体贴,我们已经计划战争结束的时候去意大利度蜜月,他的工作能使我们得到政府的保护。婚礼将在冬天,很近了对不对?我喜欢带着羊毛的衣服,母亲已经在为我准备礼服了。mione和fleur会帮忙的,她们在一起通常会因为意见不合而争吵。你知道的,我还是不喜欢她,所以,可别再找个法国的女孩儿回来了,我敢肯定那些高傲的姑娘没办法忍受你的。

harry,你永远都是我的英雄,我相信也会是整个国家的。但答应我,保护好自己,听说战势会变得更加严峻,我不希望你受伤。

我把话写的简短些,更多的等你回来以后再聊。

爱你的

ginny

1917.7.20

 

亲爱的hermione,

我还是放弃了寄一个弹壳的愿望,那被一个讨人厌的家伙嘲笑了。你不会相信这世界上有这么一个令人厌烦的医生,而他尤其喜欢找我的麻烦,但请放心,我并没有受伤。

战火的确蔓延到了我们驻扎的西面,支援军赶去的时候炮火将那些土地上砸了一个又一个弹坑,下过一场雨后里面蓄满了泥水,但我竟然觉得在夕阳下那场景很美丽。mione,我再一次知道几个月前我做了正确的选择,没有第二种满足感能填补我作为一个军官的荣耀。虽然我依然厌恶战争,厌恶那些灭绝人性的东西,但是为了守护我想得到的平静这是必须的。

那天neville差点被火炮飞出来的铁片砸中了眼睛,我们所有人第一次有了战斗的实感,而neville开玩笑说为什么又是他。其实我以为neville是最不会出现在战场上的,他太温和了,而且完全有理由可以避开征兵[1]。可是后来我们偷偷地跑出营地,坐在田埂上一起喝了一瓶酒,neville说他喜欢在战场上,不为什么,他说会战斗到最后。

我不知道要怎么和你形容,当我们看到伤员,脸上都是炮火的灰烬,我把neville送进医务帐篷的时候差点被推出来,因为受伤的人很多而他们忙得团团转。但这里并没有那么可怕,我们还是会在晚上说着玩笑入睡,听seamus讲没内容的笑话,依然是有趣的。

顺便一提,他和那个姑娘分手了,所以我肯定不会找个法国的女孩儿,我收到了gin的信,她说的没错,那种高傲的姑娘没办法忍受我的。

我还想讲些有趣的事情,但我们要出队了,简单在这里结束吧,下次我会多写一写。

谢谢你的生日祝福,替我向大家问好,尤其是ginny,告诉她收到她的信我很开心。

另外,ron似乎不开心?

爱你的

harry

1917.8.8

 

亲爱的hermione,

又是半个月过去了,我积累了些好玩的事情可以告诉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那个讨人厌的医生吗?他绝对是我见过的最混蛋的人,记住他的名字,draco malfoy。如果你遇到malfoy家的人,就会知道他有多讨人厌,我相信这个总把爸爸挂在嘴上的混蛋医生和他的家族非常相似。

我和他一起去了小酒馆,当我穿着军装的时候的确更受欢迎些,所以malfoy会别过头用厌恶的语气声讨我,但是,谁都看出来他在嫉妒。

没那么多人喜欢他,一个恶声恶气的医生,还是个半吊子。的确,他有时候做的挺好,但如果是neville碰上他,天呐,malfoy就像是故意找麻烦似的,坚决不肯让可怜的neville轻松点。

想象一下neville现在有多害怕生病,如果见到luna,也许你们可以聊一聊。

但是最严重的争吵还是在我和他之间,这快变成营地的公开表演了。我知道你看到这里一定会想骂我,争吵的确是很没必要的一件事,但为什么不呢?我都已经开始想念手风琴课了,你知道我原本有多讨厌那个。

接下来说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本以为malfoy毫无优点,你知道我都叫他什么吗?金发的混蛋,秃头之类的,总而言之我不会和他有绅士之间的交流。

可是有天晚上,我越过了警戒线去了山岗,通常我不会这样做,那天只是个意外的惊喜。在那片山岗的一个凹陷的坡口里,我听到了很细微的口琴声。

战场上没有音乐,军歌的旋律不适合晚上,所以我很惊讶能听到那种旋律优美的口琴声。而当我绕到山坡后面去看的时候,居然是malfoy,他在一整块石头上盘腿坐着,那颗金光闪闪的脑袋的确不太适合在战场上活下来。

有些遗憾,我没看见malfoy的手是怎么活动的,他吹得非常好。

他平时只会给我们找麻烦,我算是最不常去医务帐篷的人了,neville非常羡慕我。可是只要我去一次医务帐篷,只是因为手指磨破要个消毒药水,malfoy都可以一直唠叨到我下一次见他。

‘哦,potter……’他非要用自己别扭古怪的语气念我的名字,然后斜着他的眼睛,你能想象一下那有多讨厌?我原本坚信他是个胆小鬼,但经过那天晚上的遭遇后,我在考虑是不是应该放弃传统的眼光去看待他。

但这意味着示好,我不想那么做再后悔,因为他依然讨厌,人品和治疗都是。

也许你能给我一些建议,你是那么聪明。

爱你的

harry

1917.8.26

 

harry,

在我给你建议之前,你得答应我不要再违背任何规定,否则你会永远失去美好的点心和你喜欢的蔬菜浓汤。

你去军队已经让我们很担心了,ron知道你会跑去警戒线之外活动后把自己关在房里一整天,他懊恼自己如果在那里的话多少可以看着你。

虽然我知道如果他在,你们只会用更多的时间去闯祸。

我和luna还有ginny上周举行了一次小型的聚会,希望你不会介意我们使用了广场的客厅,只是一些学校的女孩儿互相交流些消息。她们身边都有去参军的男人,我们的心情都同样焦虑。

报纸上的消息很不好,我们已经接到了大批战亡名单,战争很激烈,和你在信里说的是两个样子。我真的太想知道你们是否安全了,luna已经一个月没收到neville的信,也许只有去到你们身边才能让我们安心。

所以,下一次来信写一点真实的状况吧,什么都不知道的日子我快受不了了。

关于你说的医生,如果他针对你,离他远一点,或者和他好好谈谈,我相信你能处理好。听到你似乎重新喜欢上音乐,我很高兴,这是件好事,也许你可以试着告诉他你学过手风琴。

ron说他在考虑给你写信,错过了你的生日我们都很抱歉,因为礼物无法寄到军营里。

等你回来的时候,它们就放在你的房间里,我们每天都有打扫。

不用担心我和ron,你知道我们彼此相爱。

爱你的

hermione

1917.9.17

 

harry,

hey,兄弟,时隔这么久才给你写信,但你一定不要生气。

我只是无法接受自己无法参军,我们是预备军官,去那儿就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如果不是那场该死的车祸,我该和你一起保卫国家。

但现在我想通了,我不该让hermione更担心,要担心你她已经快吃不下饭了,如果我在家里,好歹还能分担一点她的焦虑。

不要再违背规定了,很难相信我会和你这么说,还记得我们在军校的时候最喜欢做什么?大半夜里,越过那些石墙边挨着的栗树,跑到河里去游泳,把hermione从学校里拉出来不让她回去上课。

你该写信劝劝她,她最近都有些学疯了,去牛津很困难,但我觉得她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我想念和你一起在军校的日子,好吧,不能这么说。我也喜欢现在,你肯定会羡慕我还能在晚餐的时候点名想吃些什么,hermione会满足我的,所以期待你回来,我们来一次室外野餐。

你什么时候休假?ginny的婚礼在十一月末,圣诞节之前,如果你能来参加就好了。

你忠诚的

ron

1917.10.5

 

mione和ron,

我将你们的回信写在一起了。

最近的局势的确紧张了起来,我们上周和德国的军队有了一次小冲撞,虽然武器力量相当,但还是有很多士兵受伤了。我并不希望你们太过担心,我很好,不要忘记我在学校里的实战成绩。

让luna不用太担心,neville一直有试图寄信回去,只不过似乎都没有成功寄到。他现在很出色,上周的时候我们原本都很担心他,但neville做的很好,没有受伤,射击准度也很出色。所以,你看,我们都成长了。

继续使用客厅办点聚会吧,让那栋老房子热闹起来,我想kreacher也会希望家里热闹一些,他是老仆人了,我知道你会照顾好他。

也许你以后会去政府的福利中心工作?未来的事,谁知道呢。

我和malfoy现在要相处得好一些了,和他多交流几次就能知道他有点不熟练,天知道他父母亲是如何教育他的,使他和现代化的礼仪标准格格不入。不过,抛开那些,他是个算得上忠诚的盟友。

多讽刺,他告诉我malfoy在法语里是背信弃义的意思,可我却觉得这家伙不会放弃我。一种直觉,如果我在战场上出事,malfoy肯定会救活我,所以你更不用担心了,他的医术过关,老医师很喜欢他。

但我永远不会告诉他这个,这家伙的尾巴会翘到天上去。

我的休假被无限期推迟了,所以ginny的婚礼可能无法出席,太可惜了,你知道我有多想念molly的炸鸡块儿和鸡蛋蛋糕吗?还有gin的三明治!千万别告诉我婚礼上还有些别的美味,军营的饭我只吃得下一点点。

说实话,兄弟,你不会想要来的。

最后,mione,除了你,我想不到还有谁能配得上牛津,其实我想说的是只有牛津才配得上你。

爱你们的

harry

1917.10.26

 

亲爱的harry,

再次收到你的信让我放心了很多,我们每天都看着特报,生怕知道一些不好的消息。我想你现在在西线[2]的某一点?你大概不能透露这个,所以继续寄信来,让我知道你很安全就好,不用太多字,只报个平安。

ron出去工作了,和george一起经营的魔术商店,那天他们在一起聊起了电影,george的奇思妙想永远也用不完。

我甚至有点期待他们的成就,十月中旬他们在剧院里的魔术表演就非常成功,molly现在终于愿意承认,她的孩子其实是天才。

我很高兴你和malfoy医生相处的很好,他不再针对你实在是太棒了,医生肯定能更好地照顾你,我这么期望,但别总说自己会出事。

luna终于收到neville的信了,看到她露出笑容让我放心了许多。

ginny的婚礼就在一周以后,下次我会寄些照片给你。

保持联系。

爱你的

mione

1917.11.8

 

hermione小姐,

你好,也许有些唐突,我是draco malfoy。potter先生因为一次愚蠢的行动伤到了右手的手臂,这段时间他将留在医务帐篷修养,请不用担心。

以下是potter先生口述。

hermione,别担心,只是小小的擦伤,malfoy会 malfoy先生会好好照顾我。 

只是报个平安。

祝gin新婚快乐。

多开些派对吧,给自己放个假。

爱你的

harry

1917.12.4

 

harry,

这太糟糕了,你的手痊愈了吗?不敢相信在半个月之后我才收到这封信,你的休假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批准?你真的需要好好休息。

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你需要什么吗?任何东西?

附上大家的问候,我们都急坏了。

hermione

1917.12.26

 

亲爱的hermione,

我的手伤已经痊愈了,真抱歉让你们都担心了,但现在没什么事情了,真的。

我和neville还有seamus被分到了两个队,现在失去了联系,但我想他们应该都还好,我没有收到任何通知,军队内部的传递会更快些,相信我。

接下来可能没有时间给你写信了,局势真的紧张起来了,但我保证只要有时间就写,然后会让他们帮我一起寄出去。

我们开始不停地移动了,下一次我也不知道会在哪里驻扎,希望是个还能见到美丽天空的地方。总是被炮火埋住的天实在太阴沉了,我甚至看不到一只鸟,也许它们都朝着南边去了?

收信将变得很困难,所以不用回信,我相信春天的时候我们就能再见。

你不是总说我有用不完的好运气?

好运常伴。

draco,就是malfoy,他还和我在一个营地里,说实话我不太想和他分开,我们在一起吵了半年,如果突然少了一个对手我会很不习惯。

我和neville他们才分开一星期就已经开始想念一起喝啤酒的日子了。

一切都会好的。

你忠诚的

harry potter

1918.1.12

 

亲爱的hermione,

我们又占领了一座城市,而我却叫不出它的名字。

也许是进入冬天的原因,空气里的火器硝烟味都淡了下来,但白天的时候还是看不出这里有多美。只有进入夜晚,当我从被窝里爬出来,跑到房顶上,直到看不见所有能触及的灰烬才会轻松一些。

我杀过人了,hermione,这一点都不轻松,进入军队之后这么久才考虑这个问题,我以前没想过。

可今天进入这个城区,有躲在瓦砾之中的年轻孩子,从前没有这种实感。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夕阳和泥水地的事情吗?那种美丽现在消失了,我想你不会说我多愁善感,希望你能理解。

draco有时候会和我一起喝酒,他身上有股好闻的医疗消毒水的味道,那现在给我很强的安全感。

这也许可以解释他强调的‘你花了更多的时间呆在我身边’。

我还有关于他的事情想告诉你,他告诉我的更私人一些的事情我不能分享,但还有别的。

战争结束了我会请他去家里做客,draco喜欢甜食和苹果,你会帮我准备一些的对吗?

1918.1.23

 

当我今晚钻进了被子的时候,draco在我身边,很抱歉我又把自己弄伤了,但他能治好我的。

我想起了ron说的那些他和我把你从学校里拉出来的场景,你摘了一片绿色的叶子别在耳朵后面,在那棵巨大的梧桐树下休息。哦,mione,我想念翠鸟的声音,你的声音,ron的声音。

我居然开始想念ron唱的歌,这很不可思议,你还记得我们是如何嘲笑他的吗?而我现在非常想念这些,还有一份热乎乎的蔬菜汤。

draco强迫我喝下一些很难喝的药,他坚持要靠这些东西来治好我,防止感染之类的。他会帮我擦背,应该没什么好害羞的,但我就是有点不好意思。天呐,你不能想这个,ron会杀了我的,但也别告诉ron,我不认为他会高兴听到我喜欢一个医生帮我擦背。

draco现在和我还是经常争吵,要有多经常?如果我是在医疗队醒过来,那我们一睁眼就开始拌嘴,直到我晚上乖乖回到被子里。如果不是,他也会找机会去到我们小队。我敢说有人在打赌,draco malfoy和harry potter的第几次争吵将以和平告终?

告诉他们,永远不会。

想念你们。

1918.2.4

 

今天我为你们赢回了一块新婚礼物,队长说我将会有一块军功章。我要把它用好看的链子串起来给你们的孩子带上,拜托了,别让ron阻止我。

draco今天问我是否还有在给你写信,他居然会关心这个,我告诉他我当然还有在继续写,并且会找个适当的时间寄出去。

所以你收到信的时候一定会觉得我时刻记挂着你们。

随后我们又说了些战争结束的事情,他似乎笃定战争就要结束,然后我给了他我们的住址。等我回去之后,你们一定不能搬走,一定,我有权利这么要求。

让我多享受点和ron一样的特权吧,他说自己可以吃任何想吃的东西。

我最近发现了自己的一些小秘密,亲爱的hermione,等我回到你身边我肯定无法隐瞒自己,所以给我点时间,我会找一个合适的方式来告诉你。

现在,令人烦恼的,我并不知道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多希望你们在我的身边。

1918.2.16

 

关于上一次我想告诉你的事情。

这应该不是个困惑,对我个人而言,因为我独身一人,没什么能阻挡我。可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实际上,我认为我们之间有着良好的关系,但他却一直保持和掌控着距离,这让我烦恼。

hermione,你能接受这个吗?

如果我喜欢上一个男孩儿。

1918.3.2

 

我该直说对不对?

你说过,我是你认识的最勇敢和正义的人,可我仍然觉得这就像是掏空了心口一样,我从没觉得给你写信也变得这么困难。

我大概喜欢上了draco malfoy。

hermione,我想把这些信寄给你。

如果能寄给你的话。

1918.3.16

 

hermione,路上的积雪已经融化了。

我似乎又回到了那种平静的状态里,从没有过的,当我的脚踩在那些还混合着雪水的道路上的时候,我的满足和骄傲又重新弥补了缺憾。

他和医疗队走在队伍的前面,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在前方,但在一些还没有融化的雪块的反光下,他的背影就像是美好的雕塑,而我显然愿意留在他背后。

mione,我开始想念你,以及想念ron,我相信我就要回去了,看一看老房子。我忘记你们太久了,我的朋友们,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在前庭的地方种了些好看的风信子?

你还记不记得那种迎面而来的太阳,亲爱的mione,我们都明白,那是一种征兆。

等我回去吧。

你知道我一直在做的都是正确的选择。

我们终将胜利。

你忠诚的

harry potter

1918.3.28[3]

 

上部 完

 

*注: [1]征兵法:1916年起英国政府实施征兵法直到战争结束,在1914年8月至1916年1月,英国采取的是自愿参军政策。

          [2]西线:从荷兰、比利时、卢森堡一直延伸到法国东南部边境线,主要战场是在比利时和法国东南部。

          [3]1918年3月26日和4月3日,英法联军先后召开两次重要会议,会议任命福熙为协约国军总司令,福熙在第二次马恩河战役后被任命为法国元帅。harry的最后一封信写于第一次会议之后。

 

 -----------------


1917.5.2

我在火车上写下这些。

我一直都不是一个善于运用文字的人,hermione的建议也许不会太管用,记录下自己的军旅生活,难道到了老的时候我能把他们写成一本传记吗?

靠在火车的椅背上,感受那些连成轴的车轮在一股劲地向前行驶,这列车厢里除了挤满了像我们这样的预备军官,还有些妇人和年轻的小姐,我猜她们肯定不是去旅行的。

seamus刚刚完成了一次失败的交流,他现在从旁边那节车厢回来了,我听着他把自己描述成一个出色的花花公子,这使neville也笑了起来。

去战场前的氛围是否应该这么轻松?

老实说,我很高兴ron不会来,molly不能再失去一个儿子了,战场上会有风险,就算是我也知道不应该盲目乐观。

他该有一场婚礼,可能姜红色的郁金香会更适合他们的屋子,搭配上头发的颜色。希望他们不会想要有个舞会,虽然ron想的肯定和我一样,但女孩们怎么办?她们总是喜欢跳舞的。

我真的没什么好写的。

 

1917.6.14

seamus今晚又去见了那个法国姑娘,我希望他能带些小甜饼回来。

我还没有感受到什么战争的实感,我和neville有天晚上顺着酒馆走回驻营地,刚下了雨,巷子里像是灌了水一样。我们踩着军靴,皮扣子摩擦会发出声音。谁能相信这么宁静美丽的小镇距离我们的驻营地只需要十几分钟的路程?那些小女孩儿白天里挎着花篮经过集市路口,有一次,她们其中之一给了我一朵花。

我宁愿时间就停在这里,不用拿上枪,戴上头盔,躲在战壕里。这和我的勇敢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担心,万一从那边飞来的炮火真的毁了这里,所有的地方?

真的想知道,那边是不是也有一个小镇,房屋的围墙上都能探出花来,然后还有想要给军官献花的女孩儿。

除了写这些,所有的事情明明都能写到给hermione的信里,我再一次认为这是个愚蠢的行为。

 

1917.8.1

过完了生日的感觉不怎么样,好在我一开始就没期待过,枪和帐篷顶上的小油灯,我不希望礼物会在那附近。

昨天喝完了酒之后感觉有点晕,醒过来的时候seamus睡在了地上,和我们随意脱下来的臭袜子在一起,他没办法抱怨,因为是他半夜自己滚下去的。

我和neville肯定把他安置妥当了。

但可能是喝醉了的后遗症,我的射击训练以惨败告终。所以早些时候我去了医务帐篷,想要点能让我大脑更清醒的东西。但现在看来也许没去过会更好,那个金发的医生绝对是我见过的最粗鲁的医疗人员,以及他为什么要对我的行为发表看法?

这让我想起了学院里的snape教官,我有种再一次处于那个黑脸怪监管之下的错觉,真没道理,他们在外貌上没有任何相似感。snape教授总是带着帽子,他那头油腻的短发把军帽的帽檐磨得发亮。而今天的医生,我记了他的名牌,draco malfoy,他像盏灯,并且比我们帐篷里那盏还要亮。所以我猜相似感来源于气质?

都一样讨厌。

 

1917.8.4

neville受伤就像把我们拉进了战斗的漩涡一样,我原本在战壕的另外一边,等那些炮弹停止向我们飞过来的时候才冲了过去。铁片贴着他的眼睑滑了过去,只差一点点就能割开他的眼皮,最终只是擦伤实在是幸运。

把他送进医务帐篷的时候我差点被推出来,那些我熟悉的同僚的脸上都布满了在炮灰里滚过的痕迹,相信我也是的。malfoy从里面跑出来,他先检查了neville,却仍然不会放弃打击我。这个混蛋一边飞快的把我们朝里面的位子领去,一边在这种嘈杂的环境里数落我们。

“potter,看看你的样子。”

这个混蛋,我知道他看得见一屋子的伤患,刚在战壕里滚过谁都会是这个样子。

他只是在针对我。

 

1917.8.20

我不知疲倦地在这里写着,只因为我碰上了意外的事情。

我和malfoy在14号的晚上结伴去了镇上的小酒馆,他心血来潮地想要尝尝镇上的酒,我怀疑是因为这里漫山遍野的麦香味让他也开始放肆了。我和malfoy几乎吵了半个月,在这之中任何一个单词或者动作都能成为我们彼此攻击的理由,所以当我听到他说‘你只会喜欢那种廉价的酿造品’的时候,我以为这辈子都看不到这家伙喝上一点。

可想而知我听到邀约的时候有多惊讶。

我们顺着上一次我和neville回营地的路去了酒馆,两个月的时间让这镇子上的花换了个模样。他脱下了医护时的大褂子,换回了自己讲究的黑西装,我猜那是定做的高级货,因为布料贴着malfoy的身体就像是从他身上长出来似的。我对这样的公子哥嗤之以鼻,他们大多放肆,就像我的表哥,一个愚蠢的胖子。malfoy有同样的气质,从我第一面见到他就知道了这件事。

但在去酒馆的路上,我们保持了平日里想象不到的安静,他走路的时候皮鞋之间会有嚓嚓的声音,被空荡荡的巷子放大了无数倍,也许伴随着我制服上的皮扣,听起来竟然有些像音乐。

到达酒馆的时候是晚上八点,而我们的检查时间是在九点,这意味着malfoy和我只能选择是将酒带回营地或者选择在柜台上小坐一会儿之后全力飞奔回去。

我们选择了后者。

有女孩儿夸赞我穿着制服让那家伙瞪大了眼睛,随后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他别过头声讨我:“哦,potter,你就喜欢那群姑娘像是蝴蝶一样绕在你身边,嗅你这株狗尾巴草上的草籽味?”

“得了吧,malfoy,你看不惯别人忽视你。”

他听到我的反驳之后没有说话,我原本期待有些更尖刻的对抗,可是沉默一直持续到我们两个像疯子一样跑回营地的时间点。在那条进入夜晚之后空荡荡的巷子里,malfoy和我不相上下地追逐着,脱下来的外套在我的手臂里晃悠着,而我们经过的动静吵醒了已经进入熟睡的猎犬。

“小声点!”

并没有,警告就像是学院里的告示牌,我们只是把声音弄得更大,并在那天晚上点燃了一路的灯火。

有点冒险精神,我把那天晚上的活动当作一个愉快的修行,今晚我本打算再一次去那个酒馆,然而时间被耽搁之后我只能放弃那个计划。

我打算用在警戒线外的山岗上看星星取代原本的计划,所以在十二点的时候溜了出去,以下才是我今晚写这篇日记的原因。

我对于音乐不够敏感,这也许是我在手风琴的学习道路上一再失败的原因。但今天晚上我却轻而易举地分辨出malfoy的吹奏来源于一出音乐剧,首先我不认为那是他会喜欢的类型,平淡,讲些他口中贫穷人的故事,其次,口琴作为一种乐器对他来说太简陋了。

但malfoy吹的很好,我趴在山坡上,看他的脑袋反射着月光,音乐变成跳动的音符在我的眼前晃悠着。我看不见他的手是如何活动的,但那肯定灵活并且流畅。

现在,那音乐还在我的脑子里,天空将迎来光明,我仍然无法入睡。

 

1917.9.5

malfoy今天犯了个错误,而我又可以取笑他好几天。

我和neville扛着枪经过的时候,他似乎正被老医生指责,我猜测是他又用错了药,就像上次我去找他要消毒药水他却把我的手捆成了大麻袋。

不过这几天我没什么时间去嘲笑他,今天传了电报来,估计再过一段时间我们将参加一次支援战,我不希望再发生失误,还得抽出时间帮助neville训练,只能把malfoy抛到脑后去。

但这件事留着,肯定有机会。

 

1917.9.18

想喝蔬菜汤,我希望休假可以调到圣诞节,如果能喝到蛋奶酒的话我愿意让malfoy再朝我手臂上扎一针。

 

1917.9.24

我和malfoy又去喝了酒,这一次他拿了个酒瓶来找我。我们大半夜里跑去了山岗,大概前几天我用他的秘密轻率地威胁他之后,他最终决定将那地方变成我们可以互相分享故事的圣地。

“你要用什么理由来告发我?抬起你的手大声说‘长官,我在违禁区散步的时候发现了malfoy!’”他斜着眼看我,头发丝有一部分挡住了他的灰眼睛,“够了,potter,如果你愿意今晚可以和我一起喝酒。”

我不能自己的想要加入到他的冒险中,就算将迎来一个因为露水而寒冷和僵硬的夜晚也一样。后来我把这种冲动归结到他的格格不入,大多数的士兵只会有两种情绪,因为离开家族的痛苦和走上战场的自豪,malfoy不是士兵,可我认为他同样有这两种情绪,并且更矛盾和复杂。

hermione常说士兵是这个世界上最简单的生物,她的想法前卫激进以至于不能公开发表,但不能否认她很有道理。

malfoy不是士兵,所以他有时候的表达让我想给他一枪。

“potter,别死在战场上,没人会给你收尸。”他被酒呛了一口,然后剧烈地咳嗽起来,却小心的将自己的声音埋在衣服里,那样子让我想起来我们还处于军营中。

我喜欢那个山岗的原因之一是它的地势其实比我们营地还要低一些,当躺在它的下坡时,会让人有种被裹在羽毛被里的感觉,然后是苍穹一样的屋顶和繁星。

这种情景足以安慰被军队的事情烦恼的我,然后现在malfoy把他打破了。

我因为这个原因踹了他一脚,随即看到他瞪大了眼睛,脸上因咳嗽产生的红晕还没有消失,那又安慰了我一些,就算现在想起来依然有趣。

不过我诚实点说,在那些烦恼我的事情中并没有malfoy。他甚至有点像是hermione熬制的红姜水,在我彻头彻尾把自己埋在现实的恐惧里的时候,给我一点梦想般的温暖。

 

1917.10.2

当malfoy告诉我他的名字代表着背信弃义之后,我正忙着拆手上的绷带,大伤小伤不断才是个士兵,而我不会把这些写进给mione和ron的信里,这些小事他们还不需要知道。

我盯着他的眼睛,这家伙不像是在开玩笑,我不懂法语,也不知道他现在突然说明这个是因为什么。

提前告诉我即将有一天,他要背叛英格兰?

他习惯于让自己讨人厌的一面绽放在别人面前,见到每个人都皱着鼻子,上药的时候凶狠的好像他真的是那边派来的间谍。

我该说malfoy其实非常愚蠢,他好像以为那种伪装会永远有效,让人看不出破绽,最终戳破他其实是个胆小鬼。

他是个不敢穿上军装又想要坚持正义的人。

 

1917.10.18

我今晚被迫睡在医疗帐篷这里,指使neville帮我拿来了日记本,malfoy看到这个露出了非常不赞同的目光,我怕他会抢走还朝后躲了躲。

果然,他看到我这样子更生气了。

“potter!你的身体要求你好好休息!”他就差把护士手上的托盘砸我脸上了,“休息!不要进行你那种没营养和内涵的文学创作了!你以为今天能活下来是因为什么!”

“运气!只是你的运气!”

我不知道能讲些什么,他涨红了脸,那样子比我们争吵的时候还要厉害,而老医师似乎并不打算来解救我,他只是在周围走着去安抚别的伤员,所有人都像是没看见malfoy的暴躁。

所以我只能自己来,我试着把没伤到的那只手朝他伸过去,看他仍然怒气冲冲的,但还是停止了暴躁的行为,这很令人满意。

“别这样,draco。”我第一次试着叫了他的名字,比malfoy听起来简单,但可能只会在今天,“你需不需要再帮我看看?我没觉得麻醉起了效果。”

他又瞪了我一眼,无视了我的主动示好,于是我把他又伸过来的检查的手认定为医生的职业感。

也许今天活下来真的是因为我有用不完的好运气。德国的士兵比我想的还要出色,他们的武装力量很强,我本以为英格兰的武器已经很出色了,但德国的火力似乎更强一点。

当炮火在隔着我两米的地方炸开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被弹了出去,现在我还能想起来的,只剩下那一瞬间呛人的火器味,还有熏着眼睛的黑烟。在那种状况下我怀疑自己是因为缺氧而昏了过去,在seamus把我抽醒后我的脑袋疼得发昏,耳朵也嗡嗡作响。

在混乱的扫射结束之后被他们搀扶着回到医疗帐篷这边,据neville说我其实最后晕在了malfoy身上,当他刚刚准备伸手接我时。

大概这才是他那么愤怒的原因。

我该关了灯,如果被他发现,明天的早餐里可能会加上些奇怪的东西。

 

1917.11.3

现在,当我从营地醒过来的时候不会再有自己还留在广场的错觉了。

也许是越来越重的火枪粉末,快把我的鼻子堵起来了。

如果明天喝酒的时候我把这件事告诉malfoy,他会不会试着帮我解决?

也许我能直说:“你是个医生,这是病患的困惑!”

就算他不愿意,希望这家伙至少能给我喝口酒。

我不会虚弱的像个孩子。

 

1917.11.27

gin就在这几天结婚,我希望回家的时候能给她带一份礼物。

明天又是一个任务,我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能去镇子上了,希望任务结束之后能有时间和malfoy喝一次酒,最好能去小镇上。

我记得几个月前我们从那个巷子气喘吁吁地跑回军营里,现在是冬天了,跑起来可能会漫出一路的白气。

他今天扔给我一包止痛药,这蠢货根本就不知道真疼起来什么都不管用。

 

1917.12.8

今天我的手终于可以正常活动了,虽然在回到营地的第二天就醒了过来,但这次伤到了手,有小半个月都不能正常活动。

neville坚持我该给hermione写信,否则他会写,虽然他似乎忘了自己寄的信很少有能送到luna手上的,但这一次,malfoy成了友军。

我无法同时反驳他们两个,结果,这个狡猾的金发家伙帮我写了信。他没坐在我对面,而是靠在了我身边,贴近了我试图能让我看到他在写什么。

本来我以为不用特别说明什么,但malfoy工工整整的写上了称呼,声明了他的存在,后来他证明了这是有必要的,malfoy的字看上去太工整了,如果hermione收到的话可能仅仅看到字就会吓一跳。

这再一次证明了他其实是个忠诚的人,就算这家伙还是不肯承认。

我闻着他身上的消毒水味,不是那种纯粹的味道,可能混上了他自己的东西,我在思考着是香水还是熏香的时候,malfoy发现了我的走神,他拿着笔轻轻地在我头上敲了一下。

“potter,你在想什么?”

我看到那张惨白的信纸上他特意划掉了我说出来的malfoy,而且擅自加上了先生两个字,他在这方面的礼仪无法诟病,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开玩笑的地方,但由于我的手正僵硬着不能动,干脆用头撞了下他的胳膊。

“malfoy先生?”

“当然是malfoy先生。”他在我撞上去的时候不满地瞪了我,但这太经常了我不会在意的,“我以为你念的军官学校还会教点礼仪。”

“当然。”

他最后没再反驳我,而是把信认认真真检查了一遍,然后告诉我会交给neville寄出去。

其实我可以告诉他地址,战争结束了之后他能去做客。

下一次有机会的话。

 

1917.12.25

昨天是平安夜,seamus哭了一夜,他说他突然想起了那个抛弃他的女孩儿。

我们没有任何能互相安慰的事情,也没有交换礼物,其实,我在心里觉得自己对上帝的信仰已经淡去。

因为上帝无法阻止战争。

 

1917.12.26

draco准备了礼物,我并没有想到这个。

他在我经过帐篷门口的时候等在那里,看上去像是被冻住的雕像。圣诞节依照着惯例下了雪,neville昨天说起了个不好的征兆,他看向天空的时候在大雪里流了鼻血。

我逃出去一点时间和draco说了这件事,neville会帮我打好掩护,本来我期待着这家伙能露出一点害怕或是认同的表情,但他只是眯了下眼睛。

12月就要结束了,漫天的银白披上了我喜欢的那个山岗,将草籽埋进雪水里只为等待来年春天。我通常不喜欢冬季,任何寒冷的像是地窖一样的温度的时候我都不喜欢,还有个原因,在这之后我们将分成若干个队伍转移,我和neville还有seamus可能会分开,还有draco,我当时在心里想这是否就是那个征兆。

“potter,我是一个医生。”draco将一个盒子递给我,并且在我们碰到手指的一瞬间就收回了手,“流鼻血有很多原因,我不认为这会是一个预兆什么的。”

“没错,有道理。”看来我们都拒绝相信上帝了,我搓着手将话题绕回礼物上,“这是什么?我可没准备礼物。”

“你以为我还会期待?”

“当然不会。”

我看着他摆摆手回到帐篷的背影,把礼物揣进胸口,直到刚刚才打开。

我记得以前想,他能给我点梦想般的温暖。

那家伙送了我一副手套。

可能他现实上,也有一点作用。

 

1918.1.15

移动的速度比我想的还要快。

neville还有seamus和我分开了,我的帐篷现在被两个爱尔兰的男人占领着,这不能让我休息的好些。因此,如果draco那里有空闲的地方,我会跑去那儿休息。

他虽然会一边瞪着我恶声恶气的,但还是会把我带进最里面的床位,给我一个能拉上帘子的地方休息。

我们还是会争吵,内容通常被军营里的其他人认为是最没有营养的东西。

我不想记录下他老是说我没有射击准度或者脑子被踢过的事情,但我们的生活中除了某些平常安稳的片段就只剩下了争吵。

争吵就是我和他。

 

1918.1.23

draco和我昨天终于又偷偷地在一起喝酒,他说自己不会放任一个病人摄入过多的酒精而放肆的喝完了三瓶酒,我看得出来他不愉快,他一开始看上去并不想和我分享。

但也许是因为他真的喝得太多了,这家伙歪歪斜斜地倒在了我旁边,然后把手朝我伸过来,就像是寻求安慰似的。其实和他的交谈多过三次就会知道这家伙笨拙的可以,他其实比我们透明得多,因为愚蠢。

draco总是说我愚蠢,但看看谁才是在雪地里喝晕过去的人?

“不,harry,你不会懂的。”当我想要把他扶起来的时候,draco的脸贴近了我,带着酒味的呼吸在靠近我呼吸的地方变成了更高的热度,而这个家伙还在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

他说到了父母,这不是他第一次谈到家族的问题,虽然通常draco会回避。

我不太能想象一个优秀的父亲给了他多少压力,鉴于我自己无法感同身受。但是在我刚认识这家伙的时候,他的确喜欢把父亲挂在嘴上。

我非常希望那个人能离draco远一点,他给了这个笨蛋太多压力,甚至也许有些不好的影响,否则为什么一开始的draco就像是个无所事事的花花公子?

而我现在不能顺畅地回忆那些支支吾吾的话了。

非常可惜。

 

1918.2.14

我又一次受伤又痊愈,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被独自留在这里身边还留着一个draco malfoy肯定不是正确的。

我没有办法和任何人商量。

 

1918.3.1

明天我要给hermione写信。

我真的需要点支持,天气开始变暖,但我想有些事情发生了改变。

我就知道,我肯定没办法相信上帝。

 

 

1918年8月的时候,hermione已经怀孕7个月了,她和ron还是没有举行婚礼,虽然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就是丈夫和妻子的关系。

他们还是住在广场,hermione把前庭的地方都种上了风信子,她现在喜欢上了烹饪,比以前更喜欢,最爱做蔬菜汤,附近的妇人都喜欢来问问她有没有什么绝妙的配方。

“哦,那可是独一无二的秘密。”

那天晚上天边挂着美丽的火烧云,大幅大幅像是卷开的浪花一样,红色的,孩子们惊呼着从她的门前奔跑而过,这场景像是回到了几年前,在战争还没有开始的时候。

如果不是那个带着黑礼帽的人摘下帽子,将他的帽子在手腕上转了三圈,hermione可能还没办法将目光从天边的景色拉回来,她扶着腰走过去的时候,看到那是个金发男人,他睁大了眼睛,就像是完全不相信她会在这里站着似的。

“请问,hermione小姐在吗?”

“我就是。”hermione点着头,看到男人的目光锁得更紧了,灰色的瞳孔迅速地晕出了愤怒,并将手里盒子收进了怀里。

“如果你是hermione granger,那你不配得到这些。”他因为激动甚至语气不稳地后退了一步,“harry在战争的时候都没有忘记过你!你身为他的未婚妻……”

“等一等!”她终于明白这个人误会了什么,“我并不是他的未婚妻,harry,harry他只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个人在她的目光下收回了自己原本想说的话,hermione甚至有对方变得苍老的错觉,因为他抓着盒子的手开始颤抖,一直过了很久才平静下来。

她突然知道那个盒子里是什么。

“那个盒子里……”这话很难说出口,虽然她已经做了几个月的准备,但真的看到的时候声音立刻哽咽了,“是harry的遗物吗?”

这件事的结局平淡无奇。

hermione经历了两次战争,当她老去的时候身边还陪伴着丈夫和孩子,她想自己在这个时代最初的时候并没有预见自己将会这么幸福。她在年老的时候再一次想起那天火烧云下的人,她确定自己知道那位有着灰眼睛和金头发的绅士是谁,但她想自己永远也不会叫出他的名字。

她只是遵循着一个朋友的责任,接过了那个盒子,即使整个过程庄重地宛如在天边奏响了圣歌。

 

1918.4.2

当我从这场战争中回到营地里,如果一切顺利的话。

我要将hermione的信寄出去,我迫不及待想要看看她和ron。

我坚信这一切都是正确的,我会在最后仍然想念所有的人。

尤其是你。

 

下部 完


评论(27)

热度(194)

  1. 愿策Atelerix 转载了此文字
  2. Moon老Atelerix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