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elerix

金鱼缸的一号观察对象

【HP】【DH】记忆蔓延

首先我要说,这个文是专注演员表三百年的 @Z_F军(weibo)GN点的。

 

赠: Z_F军

 


#PG

 

#draco在站台上看着那个绿眼睛的疤头,他身边的小母鼬,还有他的三个孩子,救世主的人生轨迹就像写好的教科书。

 

他深呼了一口气,注意到自己身边的scor正抱着astoria不肯撒手,小家伙刚刚才从他的怀里退出去,draco转念一想,他刚才其实不用在意救世主,明明他们的人生都完美的像教科书。

 

/////////////////////////////////////////////////////////////////////////////

 

救世主打败黑魔头的时候,draco并不在场,他正忙着和父母抱成一团。虽然是在霍格沃茨的断壁残垣里。voldemort带来的黑压压的阴冷弥漫在他们的头顶上,可是周围都是拥抱在一起的人,被战争和立场阻隔起来的亲情和爱情,在potter和voldemort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像是火山爆发一样,几乎把霍格沃茨破破烂烂的石砖地淹没了。

 

draco时不时会想起那个时候,他的头被母亲拥抱在怀里,肩膀上是父亲手掌的重量,耳边是母亲柔软却重复的低语,“还好,potter说的没错,draco你还活着。”

 

potter,又和potter有些关系。

 

他们这些在平地上的人,看着救世主和黑魔头化成黑烟在霍格沃茨的屋顶尖上窜来窜去,空中扭曲着两个人的尖叫。draco从narcissa的肩膀那儿把头抬起一小点,他还是能听到周围响着的抽抽泣泣的声音,来自不同的人。

 

可他不知道为什么听得最清楚的是绿眼睛疤头的叫喊声。

 

draco想,因为魔力的撕裂是个痛苦的过程,而他可能恰好对听了六年的声音过于熟悉。

 

astoria是个好妻子,她会在draco一个人在玫瑰园里晒太阳的时候送来一杯温度正好的红茶,然后拿着一本书或者是诗集坐在另一张椅子上陪伴一整个下午。

 

“亲爱的,你没有见过最后一战。”

 

他摸着手边的金发,一点一点理顺那些结在一起毛躁的部分,再用手抹去astoria眼角边渐渐加深的皱纹,draco希望自己的语气可以温和一些,因为只要他谈到绿眼睛的救世主就是忍不住会有些暴躁。

 

astoria很好,她不应该承受那些因为疤头而来的暴躁。

 

“他也许是个英雄,我亲爱的astoria。”draco认为自己在战后就该变得成熟了,抛弃malfoy家的一些规矩,和战后的巫师界格格不入的那些,所以他承认potter是个英雄,“不过,疤头就是个圣人似的没脑子的格兰芬多。”

 

“我猜你肯定想听听最后一战的一些事情。”

 

美丽的女人矜持地点着头,合上了手里的书,她带着白丝绒手套的手摩擦着那些滑溜溜的硬壳子边角,像个出门的远客。

 

纯血统的礼仪,draco心里已经对麻瓜宽容得多了,可他还是喜欢纯血统的礼仪。

 

“说起来救世主打败voldemort的那根魔杖还是我的,在malfoy庄园从我的手里抢走的。”他皱起鼻子,像是学生时期一样,把下巴抬高了些,“疤头太粗鲁了。”

 

astoria轻轻笑起来,draco看着他摇了摇头:“这是真的,你还没见过他在学校时候的样子。”

 

“鲁莽又愚蠢,你知道他从扫把上摔下来几次吗?”他的食指敲着编藤椅的把手,虽然磨得很光滑的藤子让他心情好,但是说起这个他就生气,手指敲得越来越快,“他还害我摔下来过,亲爱的,我们要谢谢霍格沃茨的医疗翼,否则你就得委屈自己嫁个残疾人。”

 

“还有魔药,merlin啊,疤头就是个笨蛋,他第一节课就被sev抓起来批评,那些最简单的问题他都做不好。”

 

astoria在他身边坐着,等到他激动地想跳起来的时候才会出声提醒一下:“亲爱的,你太激动了。”

 

“这都是疤头的错!”

 

draco malfoy听到这话冷静下来,把已经敲击的有些痛的手指摊平,等待胸腔里跳着的心脏恢复平静,他内心庆幸,还好只有astoria会看到这些,娶个宽容的妻子真的太好了。

 

“好吧,我们可以说说最后一战的事情。”

 

可是一个午后的休息不会特别漫长,显然他的妻子对他的健康负责,在晚间的露水漫上叶子的时候astoria就提议回到屋子里,而那时候黄昏刚刚碰上玫瑰园的花枝。

 

“下一次,亲爱的。”draco仰起头接受了妻子温柔的手,“scor在屋子里,我们得进屋了。”

 

好吧,难得的休息日结束了,他直起身子,让astoria挽着自己的胳膊。

 

“那只能等到下一个休息日了。”malfoy不应该留恋休闲的时候,draco放松了脸上的肌肉,“圣芒戈的工作实在不轻松。”

 

“当然,下次我会继续听的。”

 

这是他和astoria结婚的第几年draco已经不记得了,他不擅长记这些事情,结婚纪念并不能改变他婚姻中的任何事情。他在战后第四年和astoria结婚,基于一个纯血统之间的联合,随后他们有了scor,和他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家伙。

 

疤头的小家伙应该也是和他一模一样的,有头乱糟糟的头发,一双腌过的蛤蟆一样的眼睛,不过头上肯定不会还带着疤,除非他怂恿scor去霍格沃茨之后袭击一次救世主的孩子。

 

不过没有那个必要,这世上有了第二个疤头的话,这个外号就不再有趣了。

 

draco衷心希望可怜的weasley家的基因不要太过强大,如果疤头的孩子有一头红头发,他可能会在某一天见到这一家的时候吐出来。

 

救世主和ginny weasley的婚礼轰动了整个巫师界,充满了闪光灯和那些旧礼俗,人们坚持救世主应该有个伟大的婚礼,来弥补这可怜的男人受人诅咒的前半生。

 

draco看到预言家日报上抿着嘴笑的新娘和肢体不协调的疤头,厌恶地扔开了报纸,那些红头发的家伙就看不出疤头不喜欢这些?

 

不过以那家伙圣人一般的个性,格兰芬多愚蠢的忠诚。

 

merlin啊,我亲爱的新娘,你值得最美的一切。

 

为了这个我能忍受一切我不想要的。

 

那时候他还没有结婚,一个人在malfoy庄园的房间里用念着十四行诗的神情语调演绎着这出他眼中的闹剧,动静大得让小精灵在一旁抱着床柱子哭。

 

“高贵的小主人怎么能喜欢这种麻瓜的东西,高贵的小主人想当harry potter的新郎。”

 

那只小精灵后来被他塞到柜子里整整一个月。

 

“我怎么可能会喜欢麻瓜的东西?”draco放任自己用他不屑的格兰芬多的粗鲁踢着柜子的门,“那只是恰好在预言家日报上连载的普通的巫师句子!”

 


 

空气中有着浓烈的治疗药水的味道让他一下子清醒过来,draco讨厌把工作的事情带回家,可似乎圣芒戈的味道不是那么好除掉的。

 

“merlin,有没有办法能除掉这个。”他看着落地窗渗出来的阳光忍不住走过去一点,就好像照照太阳就能把身上的味道除掉似的。

 

“draco,过来一点。”astoria在阴影的地方招着手,“我做了你喜欢的蛋糕。”

 

merlin,astoria太了解他了,蛋糕可以除掉所有不好的味道。

 

即使已经成为一个成熟的大人,他依然喜欢吃些甜蜜的东西,但不用特别的甜,astoria知道那个,所以她的蛋糕都有些像苹果一样简单的口感。

 

“疤头的品味和我完全不同。”他走过去心满意足地看着裱着花纹的蛋糕,撒着一些可可粉所以尝起来还混着一些苦味,“你说为什么scor像疤头一样喜欢吃那种毫无品味的水果塔,夹着成堆的奶油?”

 

draco平时不太苛责scor的品味,可是不代表他不会抨击potter的:“格兰芬多桌子上一般的水果塔都被他吃掉了,一半的!他喜欢草莓,樱桃和所有有让喉咙发紧的甜东西,并且吃掉一整个蛋糕都不恶心。”

 

说到这里他停下了切蛋糕的手看向妻子,他可不会和疤头一样粗鲁地仅仅使用手来品尝一块儿蛋糕,刀叉的使用是作为纯血的礼仪:“不过偶尔可以做些水果塔,不太甜的那种。”

 

“当然可以,只要你喜欢。”

 

“很好。”他低下头继续切着自己的蛋糕,可是只一会儿就又像想起什么似的自言自语地想,‘疤头总是吵着要吃甜食,我都怀疑每次那一大包吃完了回格兰芬多他会肚子疼。’

 

“draco?”

 

他的眼睛眨了两下,像是安慰妻子似的把手贴上了还带着手套的妻子的手:“没什么,我只是在表达一个事实。”

 

“格兰芬多是如此愚蠢。”

 

比如如果疤头收到他丢过去的糖果就会眯着一双绿眼睛像是完全忘记了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世仇一样蹭过来。

 

‘秃头,还有没有菠萝味的?’

 

给他吃一整罐鼻涕虫让他还想着菠萝味。

 

Draco可没忘记还应该继续说最后一战,他的时间太少,圣芒戈的工作太忙,这样下去直到scor上学他也没办法让astoria听完霍格沃茨里的事。

 

“我们继续聊聊战争,你不要看那些书店里卖的书,大多是没脑子的赫奇帕奇写出来的,非常的不客观。”他已经吃完了蛋糕,长长的把腿伸开,脚踝碰到了astoria的长裙,“merlin看着大地,那场战争简直乱七八糟。”

 

“voldemort是靠运气被杀死的,绝对。”

 

哦,也许他该说得含蓄一点,而不是让astoria听到运气两个词的时候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人们还是愿意相信疤头是个好巫师的,就连他温柔的妻子也一样。

 

“可怜的astoria不知道这个。”他在心里叹了口气。

 

‘疤头这辈子靠运气的事情还少吗?他有着merlin送不完的运气。’

 

否则他怎么能一次都捉不到那个绿眼睛的家伙,只能看着他溜进自己的寝室,霸占住自己床褥的中心位置,而不是被流放到门外?

 

这都是因为疤头的运气。

 

draco malfoy低下头想,救世主一直用不属于格兰芬多的阴谋消耗着他。

 

他还是没能讲完最后一战的事情,astoria算好了时间让他休息,他不知道自己下一个休息日该在什么时候到来,如果圣芒戈的急救通知单永远不会响起来就好了。

 


 

“merlin,如果疤头能懂一点礼仪的话,我就不用那么累了。”draco用手指摩擦着自己的侧脸,那意外的有些粗糙,这令他不满意,“圣芒戈的日子让我的皮肤都变得粗糙了!”

 

“也许下一次我试着调配一些保养皮肤的药水?”褐色眼睛的女人安抚着他,将自己蓬松的卷发束好,她光滑的手轻轻捏着draco的手腕,这让金发男人冷静了一点。

 

“亲爱的,我必须要说,和你结婚是我最幸运的事情。”他又开始用食指敲着桌子,“比认识疤头还要幸运。”

 

“疤头只会给我找麻烦,各种麻烦。”draco停顿了一下又想自己不能这么直接地诋毁救世主先生,即使是面对自己最亲近的人,他决定还是委婉地表示一下尊重,”不过大多数时候疤头还是比较好照顾的。“

 

‘只要你换个方向说些话之类的,harry就会因为来不及反应而步入圈套。’他用余光看了看没什么反应的astoria在心里嘀咕着,‘这不能让你知道。’

 

‘只有我可以用这种方法来戏弄救世主先生。’

 

draco不觉得自己应该和妻子之间有什么秘密,就像narcissa和lucius,他的父母之间的忠诚没人能打破。

 

可是这些事情他的妻子还是不知道的好,永远不用知道。

 

‘秃头,谁准你动我的书包的!’

 

‘harry,你的魔药课作业写好了没?sev留了十四英寸的论文,明天就要交的。’

 

‘什么?!merlin,draco,你必须给我看一下……’

 

就比如这样。

 

或者是只要在harry生气的时候不让他碰到魔杖,最好是跳舞,救世主在某些方面的确笨拙。

 

‘merlin,我简直是个天才。’

 

‘秃头!滚开!’

 

‘愚蠢的potter,让我来教你跳舞。’

 

来吧,月光下一个肢体接触能暴躁的格兰芬多变回一个支支吾吾的不会说话的青春期少年。

 

‘该死的……’

 

‘再来一次?'

 

太可惜了,他的鼻子到现在都不是能特别顺畅地呼吸。

 

可是多亏了救世主出现在draco脑子里过高的频率,他佩服自己总是因为救世主的出现而忘记说他一直想说的事情。

 

还有一个庞大的圣芒戈体系,直到scor上学,他在十九年后第一次见到绿眼睛的疤头的时候还是没能好好告诉astoria故事的结局。

 

绿眼睛疤头的救世主和他家红头发的小母鼬,加上他家三个孩子,居然只有一个遗传了救世主的好模样。

 

他该告诉scor如果他真的想和一个姓potter的孩子交朋友,那他只能选择那个遗传了救世主模样的年轻人。

 

“scor,你可以和那个黑头发的人交朋友。”

 

“但是只有那个黑头发的,不能再有别人了。”

 

他的儿子像他过去一样,将黑色小西装的领子扣得紧紧的,所有的扣子都系上了,尖尖的小下巴摩擦着衣领。

 

国王站台上冒着浓浓蒸汽的霍格沃茨特快,黑成一片的铁皮箱子围住了那些年轻人,他听着呼啦呼啦的响声和丁零当啷的撞击声,在脑海里将他所有关于过去的记忆拧成一股解不开的绳子,最后拴住了他的手。

 

他咽下了被灌进喉咙里的水,还有些湿黏的魔药,使劲嗅着圣芒戈的药水味,就像是在家一样。

 

astoria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draco,该休息了,下一次我会继续听的。’

 


 

金色头发的中年人坐在圣芒戈花园里的竹藤椅子上,用手梳理着自己长过腰际的金发,无意识的顺着那些发尾毛躁的部分,就像是对爱人那么温柔。

 

hermione走近了一些就能看到,draco malfoy侧脸上的疤痕,因为最后一战里和voldemort的对抗留下了任何治疗术都无法愈合的伤口,她几乎快想不起来二十年前战争的样子了。

 

每一次她来看draco,男人都想和她说一说霍格沃茨的战争,一定是关于harry的,就像他那么多年编造的关于救世主幸福的谣言。

 

他有一个美丽的纯血妻子,会带着白丝绒的手套,生下了他们金发的孩子,就像年轻时候的他。

 

而harry会和ginny结婚,就像他预言的那样有一堆孩子,幸福地像是真的。

 

‘malfoy,harry死了,他死了之后老魔杖的主人是你,voldemort没有拿到他的魔杖。’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最后的最后,在所有人欢呼着的时候,她和ron拥抱在一起,远处的海格依然守卫着harry已经冰冷的尸体。

 

懦弱的斯莱特林,在那些洒在voldemort消散灰烬的阳光下硬生生地倒了下去。

 

malfoy庄园再也没有迎回他的新主人。

 

而此刻,暖暖的阳光让一个斯莱特林的救世主昏昏欲睡,他看上去就像一个忙碌的中年人,而所有人都知道他在想着什么。

 

工作结束的法律执行司司长,hermione weasley夫人时常会来看望新的救世主,她通常会穿着还未换下的制服走过去,赤着手小心的端着一杯茶或是救世主喜欢的其他东西。

 

那时候,灰眼睛的救世主就会回过头,他不会在意花园里别的人,只是会笑着说:

 

“亲爱的astoria,我接着告诉你。”

 


 

/////////////////////////////////////////////////////////////////////////////

 

不知道写没写出来想要的感觉,唉,我其实是想写成记忆碎片那种黑白和彩色的对比的……

 


评论(3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