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elerix

金鱼缸的一号观察对象

【HP】【DH】时间旅人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AU

#NC17

#简介:harry potter第一次见到draco malfoy的时候九岁,而那时候draco三十一岁。

draco malfoy第一次见到harry potter的时候二十二岁,而那时候harry几乎和他一样大,就在刚刚过完自己二十二岁生日的时候。

 ////////////////////////////////////////////////////////////////////////////

harry感受着穿梭在自己身边的那些好朋友,他们正忙着给自己庆祝一个生日。虽然当地点被选定为加顿路上的一间书吧时多数人都表达了反对意见,但hermione总是拥有最高决定权的那个。

这是个好地方,hermione的聪明才智在任何能用得着的时候都不会逊色。

draco看上去比harry认识的年轻一些,他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并不是通常harry见到他时的那套严整的老派黑色西装。这个人正试图把自己和角落的位子融为一体,因为他几乎是静止的,从他面前还冒着热气的杯子来看,draco似乎是刚刚到达这里,在harry还没被热情的朋友们灌下的第一杯酒俘虏的时候。

他开始用一种迷恋的视线盯着draco,鉴于这是他见过对方最年轻的时候,比任何时候都要年轻。harry想要好好的去注视一下draco记忆里他们的第一次相遇。

一个书吧的夜晚,就像是draco描述过的那样。

'但我并没有想过这会是我生日的这天。'他继续看着draco,并且有意识地朝着那个人走近了,在和那些已经开始有醉意的朋友打过招呼之后。

直到他们俩的目光在空中相遇,金发男人疑惑地看着harry的靠近。

'当然,他还并不认识我。'harry对于draco这种陌生的表情了然于胸,并不会因此而感到难受或是痛苦,因为他们相遇的这回事对draco来说依然是空白的,与此相当的是他第一次见到从公园里凑上来的draco也吓了一跳。

draco依然是惊讶的,直到harry站在他面前,他颇有礼貌地看向这个突然出现的青年,黑发人有一双好看的绿眼睛。但他很快就意识到了,他们也许是认识的。

“我们,是在未来见过吗?”他不太确定的问道,这通常给他造成一些麻烦,如果别人仅仅是认错人的话。但是一些微妙的直觉告诉draco这个黑头发的男人和他是认识的,就在未来的某一天里。

“draco。”harry熟练地叫着draco的名字,他明白自己不用过多的解释,因为金发男人的眼睛已经清晰起来了,在这个角落橘黄色的小灯里明明白白的,他开始像个老朋友一样和draco聊天,“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要老一些。”

“而我才九岁。”

draco挑了挑眉,用一种harry熟悉的方式耸了耸肩问道:“那么,我们是朋友?”

显然的,draco并不知道自己和harry之间发生着什么样的故事,也无法感受那些事情对harry产生了何种影响,他的询问是对一个陌生人的,这让harry还是有些不习惯。

在他们上一次见面的时候,那还是半年前,draco裹着黑色的大衣出现在他的公寓里,那时候harry已经从姨妈家搬到了教父的屋子里几年了。

独自生活的好处是他和draco终于有了个可以休憩的地方。

看到比自己大十五岁的draco让harry有一种跟着长大的感觉,一如既往的。但draco和他之间的年龄差正随着他的成长而慢慢缩小,他在draco带着一盒蛋糕出现的时候冲上去拥抱了对方,并任由他将自己裹进大衣里,在自己的脸颊上轻吻着,发出空气碰撞的声音。

而现在,自己遇到了同龄的draco。

“我们是恋人。”他看着draco的眼睛变成一种更深的灰色,然后用手撑着下巴去看自己喜欢的人会有些怎样的反应,他想象过这个,但draco从来不告诉他。


‘harry,我不会让你提前知道的。’四十岁的draco牵着他的手在公园里散步,而harry看上去还是个孩子,在别人眼里他们也许是父亲和儿子,‘你需要保持点好奇心。’


是的,直到draco把他拉起来冲出了书吧harry还在想那个,他们现在不像父子了。

对于丢下了还在喝酒的朋友们跟着draco跑出来harry没有一点内疚感,他理应享受这份愉悦,因为这表示他和draco终于拥有了平等的时间。

draco现在知道的事情终于比他少了,那家伙在到达三十一岁以前,都会开始好奇harry二十二岁以前的事情,这意味着harry有将近十年的时间去享受这种优越感,当draco迫不及待想知道那些故事的时候他可以以此来要求一些小事情。

他不打算告诉draco,在那些draco不能来看自己的日子里,他内心悄悄幻想过多少事情。因为draco来到的时间并不总是相同的,因此他们会做的事情也不是相同的。而幻想draco没有出现的年纪就变成了harry闲暇时光里的乐趣。

这是他在人群中仅有的秘密,有一个未来的男朋友。

“那么,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我有多大?”

他们已经到达了draco的家里,在一路平静的穿梭里到达了传统富人区的一栋小别墅。harry环视着这里,角桌和柜子上都摆着新鲜的风信子花束,米黄色的壁纸其如其分地渲染着这个住所的温度,比起自己家要好得多。而他已经在壁炉边铺着地毯的地方坐着,简单的盘腿席地而坐,面对着落地灯这样的姿势显得更自在亲近。

“三十一岁,是个严肃的中年人。”harry歪着头,将脑袋搁在自己的膝盖上,看着draco捧着红茶和甜点的托盘走过来,哦,他喜欢draco泡的茶和那些甜点,虽然现在的draco还不知道那些。

“我很好奇。”draco靠着harry坐下,他有些渴望着harry的亲近和触碰,也许是因为他的灵魂与未来的自己共享着时间。

他们之间不存在生疏感了,没有任何一点,而富余的吸引力存在于他们眼睛之间,就像现在这样。

“是的,你当然会好奇。”harry自然的又朝着draco身边靠了靠,他喜欢这样,当draco到他身边的时候,“就像从前我好奇自己一样,你终于失去了优势。”


‘不,harry,我不能告诉你所有的事情。’三十七岁的draco在harry的屋子里呆了整整两天,这是他较为长久的一次停留。他消磨着harry好奇心的同时却又让harry对于未来无比坚信,因为没有什么能比某个人回到过去告诉你未来更让人有安全感了,‘如果你知道了所有的事情,我就不能让你更有乐趣了。’

‘所以我永远会保留一些秘密。’


“那么,harry。”draco侧过头吻了靠在他身边的这个人的耳尖,任何亲密的举动都是可能出现的,在他们必然会相遇的此刻,果然,harry没有任何反抗就接受了这个触碰,“告诉我吧,我想知道你九岁时候的样子。”

“你以后就会知道,在你三十一岁的时候。”harry凑过去吻draco的唇角,他深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那在他的掌握下,而不是draco的。

“现在,draco,我们该接吻。”他拉近了金发男人,用手指顺着白衬衫的袖口抚摸上去,停在draco的肘窝,“由我告诉你该做些什么。”


‘harry。’他们躺在床上,二十岁的harry和三十三岁的draco,当他们的手脚都纠缠在一起,年轻的黑发青年去吻那个有着些许胡渣的严肃的人,在空房间里他们的接吻伴随着水渍的声响,他几乎恶意地去磨蹭着对方,却最终被那个人紧紧拥抱住,‘等到二十二岁,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在壁炉旁边,这是你提前能知道的事情。’他接着去亲吻harry的眼角,用腿部的力量禁锢住这个好动的恋人,‘你会和一个完全不知道未来的我在一起。’

‘记住那个时候我的眼睛。’最后一个吻印在了harry的额头上,‘而我会记住你的。’


“当我九岁的时候。”harry说着他年幼的时间点,却暧昧地靠在draco身边吻对方的脖子,“我并不应该相信一个公园里随随便便跑出来的人说的话。”

也许正是因为harry正说着亲密又纯粹的过往,而这和他过于缠绵和燥热的吻不同,这样的反差让draco轻易地燥热起来。可他还不想主动地做些什么,仅仅依照着harry的亲吻让对方掌握着主动权,看着harry的行动让他的血液更加热烈的沸腾着。

“你跑过来和我说。”这时候harry已经慢慢的跪坐着了,并且将腿移到了draco身体的两侧,他低下头和draco接吻,在他们呼吸的间隙里继续说,“嘿,harry,你看上去好年轻。”

“和你的搭讪很相似。”draco笑着回应着,并将手顺着harry的脊柱抚摸着,感受那些皮肤下肌肉的质感,“然后?”

“然后?”他黑头发的恋人笑着坐在他身上,停下了他们之间一直持续着的接触,harry用手环住了draco的脖子,紧紧的将自己勒进他的脖子里。

一个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空隙的拥抱。

“draco,我总是重复地等着你。”harry在draco的脖颈那儿吐出这些的句子,让自己带着果香和酒味的呼吸围绕着draco的鼻腔,“从九岁到现在。”


'如果,你不能找到我。'他被draco抱在怀里,在刚刚吃过一根甜美的冰激凌后,任由draco将他举起来抱在手臂里,'draco,你肯定不能保证每次都能找到我。'

也许是五十岁的draco,也许是四十岁,金发男人后来并没有给他看过更加苍老的状态了。当draco出现的时候,他们通常会在公园里聊天,在他十五岁之前,draco都更愿意这样。他解释着一些他们以后会有的日子,充满了朋友与幸福,那成为harry过去抵御一些不公正人生的武器。

'天气会非常好,我们会花一整个下午躺在我们自己的草地上。'也许是一个来自成年人的描述在 harry眼里更真实,他能想象出draco说的每一个场景,'你喜欢甜果酱,而我擅长那个,加一些野生蜂蜜的玫瑰果酱涂在刚刚烤好的吐司上,再配上一点冰激凌。'

'听一听这些。'draco眯着眼睛,那时候harry还无法联想到更多的什么,只知道自己未来的日子总会和draco在一起,'harry,我总会找到你的。'

'这来自未来。'


“是的,我知道你会等到我。”draco满意地看到harry从他的怀抱里退出来,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忍耐住身体上的冲动,在他终于把自己早就期待的这个来自过去的人抱在怀里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来自于命运,他在一个突发奇想的夜晚去到一间从没去过的书吧,最后将他的 harry抱在怀里,在家里的地毯上和落地灯暖的发烫的光线下和这个人接吻,感受他们彼此的热度正贴合在一起慢慢肿大,随着饱胀的感情。

但夜晚最终还是像harry知道的那样变成了一场性爱,在他意识到自己余生都会和draco在一起后他都在期待那个。在他过去的想象里,当他保持着好奇心去听ron和hermione描述一些模糊的过程,或是当他成年以后draco给他说的一些浅尝辄止的部分,这场性爱都会变成一次纪念。

harry找了很多词来描述这个过程,缓慢,温柔,心脏像是被细小的蚂蚁啃食着,最后想一想还是觉得满足,当他确定和draco的结合必然伴随着深爱。

“我们第一次接吻在十二岁。”他在draco吻着自己的胸口时模糊地说着,harry还没有这么清楚地感受过draco的舌头,他的恋人在他成年以前都格外克制,他们的吻都只能徘徊在脸颊或者是嘴唇上的轻轻触碰,“ron向我炫耀他的初吻,而你不愿意给我那个。”

draco的舌头在他胸口打着转,间或着吻在他的乳头上,听到这里笑了出来:“可我们最后还是接吻了?”

“当然。”他可不愿意draco停下来,在终于感受到对方越线的触碰之后。他开始扭动着自己的臀部而那时候他还坐在draco身上,“可我必须说那现在想起来很糟糕,根本没有用到舌头!”

显然draco注意到了harry的不满,他选择直起身子将harry压在软垫上:“我想我该补足那个吻,带舌头的。”

harry听到这话笑着抬起头接受了这个湿漉漉的并且还有舌头的吻,他肯定不会告诉draco当他成年以后这已经变成一件平常的事情了,除了最后一步之外他们都尝试过。


那些啧啧的水声响彻在harry的小公寓里,他和比自己大上十岁的draco滚在不是那么柔软的床上,感受着自己的舌头和draco的舌头在彼此的嘴里玩着游戏,舔过上颚让人发出会颤抖的瘙痒,draco的自制力总在最后,在那之前他会放任harry到他自己都懊恼的地步。

'我肯定必须忍到二十二岁。'他们窝在一起,在经过连续的吻和全身的抚慰之后,draco的手包裹住他并帮助他释放之后,两个人才这么瘫软下来。harry无法嘲笑draco的执着,他甚至在心里也期待着那个。

他们会属于彼此,在未来。


在现在。

当harry闭着眼睛感受draco的手指和嘴唇,金发男人正埋在他的股间,粘滑和干燥的触感同时进入到他的身体里,并且细细地舔平每一道褶皱同时扩展着他。harry总是感觉被这个人深爱的,而现在这种情绪到达了顶峰。

他更大地打开了自己,迫切的想把全部的自己展现给draco,而他满意的感受到draco更深入的摆弄着他。羞涩感和心脏的鼓动同时地这么骚动着他,可那种温柔又让他沉醉,他不知道当自己和draco完全结合的时候他能满足成什么样,他不知道那会不会疼痛或者是别扭,但他期待那个。

“进来,draco。”所有的疼痛都会是他们之间的。

当draco抵住洞口的时候harry的心脏突地跳了一下,他很快就会知道自己与draco最亲近的时候会是什么样了,他和draco最后一点认知上的差距也会消失。


'做爱是什么感觉?'

'你还不是问这个的年纪。'他们再咖啡厅里,draco正检查着他的作业,物理、化学那些枯燥的科目draco却掌握的很好,在这种压力下harry就不打算询问了。

可过了一会儿draco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小心的问:'你怎么会问这个?'

'ron做了!他又来说这个!'

'如果你真的好奇的话。'draco看着他,'缓慢,你所有的感官都被放大,当然同时发生的,快乐和满足。'

'汗水、泪水、和疼痛,感受互相被爱。'

'你说起来就像教科书一样刻板。'

'因为就是那样。'


的确是那种感觉,疼痛和满足夹杂着冲向他的太阳穴和小腹,当感受到draco扶着他的胯骨向他的身体里前进,混合着刚刚温热的唾液,所有的感官都被放大了,harry想让draco更深,最好抵上他的心脏。他被draco扶起来,金发男人的一只手在他的后背上来回地抚摸着安抚他,而另一只手在他的下体那儿来回盘旋着安慰,同时他们结合的地方缓慢的移动着,并且随着时间演变成一种猛烈的撞击。

harry的心脏发烫了,随着每一个动作。

他不记得最后自己和draco如何结束了那些,但他听话的记下了draco的眼睛,他们的瞳孔相遇,将夜晚安放于相抵的额间,当他们每一个地方都贴合着。

那是如此甜蜜。


harry第一次见到draco,draco三十一岁。但当他们终于在二十二岁这个平等的时间点相遇之后,harry才知道,draco有时候会去到未来。

'我在二十二岁之后,才掌握要怎么找到你。'他们靠在共同地新住宅里,享受着山毛榉把刺眼的日光挡住的优待。在二十五岁的时候harry和draco选择搬去一个更大一些的地方,方便他们接待共同的朋友和不期而遇的未来或者过去的draco,但只有harry能看见不同时空的draco。

'等你到六十岁的时候,看到二十多岁的我快哭出来了。'draco将harry的手抓在手里不轻不重的咬着,'你的头发开始变白了,近视变成老花,还好看上去很精神依然认得我。'

'我得说,harry。'还年轻着的两个人熟悉彼此的靠近并习惯的接吻,在那些呼吸的间奏里harry听到draco说,'能看到你过得那么好我很高兴。'

harry会嫉妒这个,然后报复的去咬draco,两个人一起笑着拥抱。但他真的是嫉妒的,他也想要看看年老的draco,虽然的确他看过很多次了。

但那是不够的。

他不能再回到过去了,他只能等过去的draco来找他。

三十三岁的时候他第一次见到了过去的draco,这很奇妙,他还没有见过比自己年轻的draco。当他们在一起之后依然是这样,他还是会看见比自己年长的draco,却见不到一个年轻的爱人。

'等你到了未来发现过去的我来到了你身边,我想那种好奇心会让你很愉快。'他看着二十六岁的draco,这才明白为什么那个夜晚draco会说出这样的话,显然的,自己的惊奇被对方记录了下来。

虽然harry并没有在各个时间线里穿梭着,但因为draco的穿梭,他总能感受自己内心的鲜活,他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让他那么爱draco,长久而持续。

ron和hermione会羡慕,当他们接受了draco并能平心静气地探讨这件事时。

'我必须要说,看着你这么幸福我很高兴,harry。'岁月染上了hermione的眼角,女人还是卷曲着的棕色长发,他们三人还是像是再学校一样。

'你值得这些,harry。'

'值得一个永远能陪伴你的人。'

这大概是hermione的预言。

draco malfoy死于四十五岁,因为一场发生在医院里的医患纠纷,harry在draco死后才发现临近那个日子的时候draco越发的粘着他,比过去的每一年都要严重。

他也终于想起自己从没有见过比五十岁还要老的draco了。

harry在失神地把自己锁在屋子里两天后见到了闯进屋子里的三十四岁的draco,他躲在那个比自己年轻得多的恋人的怀里嚎啕大哭,直到最后draco又一次在他眼前消失,他带来的属于圣诞节的雪花在木地板上化成了水。

harry能等着过去的draco来找他。

二十四岁的 draco做的甜饼会贴心地少放一勺糖浆,因为harry的血糖已经变高了,他必须对那些甜美的东西增加一些自制力。

三十六岁的 draco挽着他去了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公园里,harry九岁的时候坐着的秋千已经被拆除了,他们俩现在都能回忆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

'我从未来到了这里。'harry穿上了严肃的西装,变成了就像是draco一样的老派绅士,'你怎么能那么直白的和一个九岁的孩子这么说呢?'

他看到draco在太阳下的金发,也许是因为自己的老花真的开始了,年轻人融合在阳光下看不清楚。

那天他们一起去配了harry的第一幅老花镜。

等到harry六十岁的时候,他想起draco二十多岁的那些话,然后就真的看到了二十多岁的draco,他的恋人并没有欺骗他,他的确感动的想哭。

'等我死的那一天,draco。'他们依旧依偎在一起,像是过去的每一次拥抱,当他们躺下的时候习惯于手脚都一起纠缠,harry的声音变的低沉了,像是裹了一堆关于时间的石头,'不要再来到未来了,去看看过去的我吧。'

那天的天气依然非常好,枯成金黄色的檞树叶子铺满了这个从他们二十五岁起就一起生活的庭院,厚厚地打上了来自于自然的新蜡,关于秋天的味道充满了他们的鼻腔。

harry potter死于六十八岁,他微笑的睡在比自己小了二十三岁的恋人怀里,满意的看着落日的余晖和恋人的金发一起成为他对于这个世界最后的记忆。

四十五岁的draco malfoy没有哭。

他回到了过去。

 


评论(31)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