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elerix

金鱼缸的一号观察对象

【HP】【DH】敌对之时

#MV配文

#PG

#我真的很不会安利这东西,安利走虐的路线不就没人吃了嘛_(:3」∠)_我做视频和写文的意义呢qwq

但是奉行着不管怎样不能只有自己被虐到的黑暗内心,大家一起虐一虐就不虐了嘛( ̄ε(# ̄)

其实安利的真相应该能让人们相信他们真的有爱_(:зゝ∠)_

#清甜的苦瓜汁,回忆向

#请吃一发德哈吧

#再说一遍歌词自己渣翻的时态准确什么的不要管了,我都拿去喂牙牙了_(:зゝ∠)_

/////////////////////////////////////////////////////////////////////////////

lily最近迷上了一个叫Phineas and Ferb的美国动画,那个叫Disney的动画公司是非常成功的麻瓜企业。lily很喜欢拖着harry一起看,harry不可能反驳小女儿的要求,因为如果可能的话,他希望能把自己所有的爱和关怀给这些孩子们。

霍格沃茨的开学季即将到来,albus很紧张,因为james总是吓唬他。albus不止一次的偷偷的嘀咕着,如果他进不了格兰芬多怎么办,harry很想告诉他,格兰芬多并不是唯一的选择。

这是很平常的一天,就在开学的前一天,albus仍然很担心明天的到来,他可爱的小儿子偷偷地在房间里检查着东西。harry不得不猜测大概是名字的关系给了这两个孩子完全不同的影响,james就像是他爸爸和sirius一样,是个十足的淘气鬼。而albus更像是停留在了遥远岁月里的那个魔药大师,他看着albus就会想起那个人,想起斯莱特林的勇敢,所以实际上,harry也在猜测,也许potter家会出现第一位斯莱特林。

但这个时候是lily和他欣赏动画的时候,他抱着lily坐在沙发上,女孩儿小小软软的最喜欢依偎在父亲身边。看两个动画的小人在电视机上动来动去其实很有意思,并且这部动画里的歌都令人意外的好听。

又是一集新故事,harry有些走神,傲罗的工作依然很辛苦,但是他抵挡不了女儿天真无邪的邀请。所以他把女儿抱在膝头坐着,如果这能让lily不那么在意他是否有好好看着,他会恨感激。

“harry,你会想念你的敌人吗?”

他低下头看见了女儿的眼睛,那很像ginny,他很意外女儿会问这个问题。lily的生活是幸福和温暖的,大家都很喜欢这个漂亮可爱的小姑娘,所以他问道:“lily,你怎么会问这个?”

小女孩揪着他的衣角,她跳下来去拿遥控器,熟练地将画面往回倒了倒,然后回头说:“你应该听到的。”

他现在听到了,一首新的歌。

harry无奈的微笑起来,女儿的聪明和执着不知道应该像谁。

很舒缓的音乐,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些沙哑,歌词和旋律一样缓慢,他顿时明白了女儿的问题,那听起来非常难舍。

‘你是我唯一的敌人,我将要阻止你,但我仍想念’

这不可置否的让他想到了什么,上学时候的那些事情总是能不经意之间蹦出来,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大家总是卯足了劲头要做些对抗,现在看来就像是抢玩具的小婴儿那样的事情。

霍格沃茨像个母亲一样包容了那些事情,所有的事情。

即便是上课时候的一个小小的眼神。

harry俯下身,搂住了自己的小女儿,他让lily坐在了自己强壮的手臂上,那也是lily喜欢的,女孩儿很习惯的伸手搂住了父亲。

他的父亲是个英雄,lily因为这件事非常自豪。

但她似乎还太小,她有的时候并不能很好地理解自己的父母,就比如现在。

harry抱着她的力气比平时要大一下,他并没有看着自己,声音一点也不快乐。

“lily,有时候你真的会想念你的敌人。”

开学日的天气非常好,伦敦常年的雨很难看到这么好的太阳。james依旧兴高采烈的,他总是会趁大人们不注意的时候贴近albus的耳朵,吓唬他的弟弟;albus显然不能放下担忧;ginny收拾着自己和lily,他的lily就像个小公主;而harry就像每一次开学日那样等待在门口。

这是个无比平常的早晨。

当他们来到了国王十字车站的时候,harry还是不可避免地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来到这里的场景。那时他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麻瓜世界的小孩,找人询问着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在哪里,被当成不知道父母在哪里的小疯子。

没有人会相信那个瘦巴巴的小男孩会是巫师世界的救世主。

但即使是这样,他在这里碰到了此生的挚友和妻子,就在这面墙的前面,当他穿过那面墙,穿过一片黑暗,那才是他真正安心的时候。

harry看到albus有些僵硬的小步子,他微笑了一下就像看到了从前的自己。

“一起,怎么样?”

albus有些闪烁的绿眼睛,也像是曾经的他。

他揽着albus的肩膀穿过了墙壁,黑暗像烟一样散开,站台上依然是红色的蒸汽火车头,霍格沃茨特快从来都没有改变过,即便在战争的时候。harry走在站台上,人们的眼光还是会时不时的飘到他身上去,当年和他一起经历了战争的同龄人仍然不会忘记harry potter为这个世界所做的一切。他依然是最好的睡前故事。而他们的眼神看着harry,就像他总知道该往什么地方走去的。

是的他总是知道的,他带着albus,顺着站台朝前走去,在蒸汽火车整齐的白色烟雾里,他看到了那个金发的斯莱特林。

draco malfoy站在那里和他的孩子在一起,身边还有着astoria。harry知道这个不是偶然,他还是能时不时的了解这个曾经在学校让他的生活一团糟的小混蛋的生活,他结婚了,有了儿子,和lucius的关系似乎不是很好,成了圣芒戈年轻的治疗师,而人们似乎很喜欢作为治疗师的malfoy。

他不敢相信draco会去做个治疗师,就在审判结束之后。

战后纯血统的生活都不算太好,但那些人依然是巫师世界的传统,人们想要惩罚可并不代表他们会变得像voldemort一样毫无人性。

至少harry知道,他不能让malfoy家出事。

他说服了自己,narcissa救了他,这是让他最后胜利的原因。

对,narcissa,还有draco。

他忘不了万应屋的大火,烈焰熊熊地烧着金发的斯莱特林,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去救那个给他的生活带来无数诋毁和嘲笑的draco。

他甚至在战后做过关于斯莱特林的梦,在malfoy结婚的那段时间,他知道这个消息还是惊讶的,基于新娘是他从来没有熟悉和在意过的名字,或者还可能因为那个人是一头金发和蓝眼睛。

他梦见过他没有抓住draco的手,他看着金发的斯莱特林在他面前湮没在火海里,而那时候,他就会惊醒。

这有些恶毒,可是噩梦并不会就这样放过他,所以那段时间他又开始服用无梦魔药。

直到最后,他把这段记忆抽了出来。

harry该光明正大的朝着draco malfoy看过去,他心里想着,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可是他的绿眼睛和那双蒸汽下的灰眼睛只对上了一秒。斯莱特林轻轻点了点头,衣领的扣子系得就像他在霍格沃茨的时候一样,工工整整的,然后很快就把头低了下去。

他们还在霍格沃茨的时候,斯莱特林找了不少理由嘲笑这个格兰芬多,包括连衣服都整理不好这件小事。harry都数不清他们因为互相的言语攻击为彼此的学院带来多少不光彩的事情,斯莱特林并不是不能好好地和其他学院的学生相处,他还看到过有些低年级的孩子在一起写过作业。可是只有draco malfoy,他卯足了劲要和救世主抗争到底。

他配合所有能扰乱harry生活的事情,乐此不疲的像个孩子。

harry到了后来,甚至只要看到斯莱特林的眼神就能知道,draco malfoy是不是又有了些新的坏主意。他花了整个六年级的时间,hermione说他大概是着了魔,而他必须承认,那时候只有看到draco的名字安安静静的躺在斯莱特林的寝室里,他才能闭上眼睛。

那比所有的无梦魔药都要有效。

在他成为傲罗之后,出任务会负伤成了非常平常的事情,但是自从知道draco在圣芒戈任职之后,harry避免一切去圣芒戈的可能。他比从前任何时候都努力地联系着治疗术,而他不愿意承认,这只是因为他有些害怕见到那个斯莱特林。

看到他穿着白褂子的样子,还是一样一丝不苟,那些治疗术怎么能从那个胆小的讨人厌的draco嘴里念出来。他在治疗的时候难道还会面带微笑?给那些哭泣又闹腾的孩子一颗糖?

那不是draco malfoy会做的事情,他应该是那个会给他一个恶咒,在魁地奇比赛的时候狠狠地把他推开,在课堂上给他传讽刺儿童画的纸条,做出一些专门诋毁他的恶作剧的人。

harry potter甚至不敢承认,在他内心深处,希望这个人从来没有改变过,至少在对着自己的时候。

他不应该在站台上给他一个轻轻地顿首,然后变成毫无感情地偏过头去的人。

harry知道这个世界改变了,人们都改变了,ginny成了他的妻子,她不再像是学生时期那样热爱冒险,ron在傲罗的任务里甚至变得冷静毫不冲动,hermione依然聪慧却在魔法部学会了周旋。

可是draco不该改变的。

这是一件谁都不知道的事情。

harry potter来到魔法世界见到的第一个小巫师,并不是ron,而是下巴尖得磨蹭着衬衣的金发斯莱特林。他就站在台子上让一根动来动去的尺子在他身上乱窜,然后对着harry potter提出一大堆他从来没有听过的问题。

直到他们十九年前的最后一次见面,harry在审判结束之后,看到同样下巴尖得磨蹭着衬衣的青年才想起来。

他的生命中不该有什么再和draco malfoy有牵扯的东西了。

他所有真正意义上的争执和坏脾气,他对这个世界最初的认知,他唯一的对手和在霍格沃茨最后的敌人,斯莱特林甚至接受了他的第一个恶咒。

voldemort是所有人的敌人,但draco malfoy只是他的。

这种着迷的占有欲,竟然伴随了他这么多年。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可那几乎是他想让draco知道的唯一一件事情。

那个人在harry potter的生命中如此重要,重要到谁都无法取代。

即便他再也不是他。

火车的蒸汽再吹起来的时候,斯莱特林和他的妻子已经不见了,harry记得他们孩子的样子,就像是他第一次见到的draco。

lily追着被施了魔咒的纸鹤穿梭在人群里,那样的纸鹤harry也喜欢过。

他今晚又该陪着lily看她喜欢的那部动画了,lily大概又会问一些奇怪的问题,用她古灵精怪的小脑袋。

就像是‘harry,你会想念你的敌人吗?’

在所有人都注视着harry potter来到了站台的这一刻,他就像是曾经的救世主一样走在众人的注目下。

lily,有时候你真的会想念你的敌人。

/////////////////////////////////////////////////////////////////////////////

 

翻草稿的时候发现这篇写到一半,居然让我给忘了(๑´ㅂ`๑)

这坑算填满了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