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elerix

金鱼缸的一号观察对象

【Merlin】【AM】糖果店Ⅰ

在B站刷视频的时候又被merlin虐到了〒▽〒大家都捅刀的时候我要拯救人类最朴实的关爱情怀

有节操ooc没剧情小甜饼……大概( ̄ε(# ̄) 

#PG

#小梅子等的太久终于变成了老梅干,他在大家都不相信有魔法的时代失业了并最后开了一家糖果店,然后当一个漂亮的小朋友推开门的时候……

老梅干想,养个小正太也是不错的选择 (* ̄m ̄)

读到中间如果发现一些熟悉的名字以一个奇怪的方式出现请不用感到奇怪……


/////////////////////////////////////////////////////////////////////////////

arthur will rise again

merlin弯着腰在收拾木质柜子里的那些透明的糖果,雪白的胡子太长了一直拖到了木地板上,他在后背酸疼的时候又想起了那句话。

最完整的那句话是什么他已经想不清楚了,兜兜转转这么久过去,他最后只记得这零星半点的残缺碎片。

arthur会回来的。

可是arthur没有回来,他以为等到某一天帝国需要arthur的时候他独一无二的国王就会回来,可是直到帝国毁灭又重生,人们将岁月狰狞在政权的更迭里,arthur还是没有回来。

现在人们已经不相信魔法了,他们相信那些有理论和科学的东西,魔法只是存在于脑海中的孩子们的美好幻想。merlin想,或许arthur永远不会回来了。

他不会再徘徊在阿瓦隆,那里终年环绕着沼泽和迷雾,可他还是想相信arthur依旧长眠在那里。

merlin摆弄着柜子的糖果,这是家传统又老旧的糖果店,那些五颜六色的透明的、夹心的糖果摆在了罐子里,一排一排的陈列在木格子里。原谅他会在晚上的时候偷偷的放一点魔法的小光芒在这些罐子里,那的确会让糖果看起来更美味,或许还能尝到一点希望。

对,只有一点点,毕竟希望这东西在他心里消磨了这么久,已经不剩下多少了。

“铃~”

挂门铃随着门打开被撞出了清脆的声音,平时的此刻不是会有顾客的时候,星光的影子慢慢的已经快被拖进店里,merlin转过身,他眯起眼睛想要看看是谁在这么晚还会来到这家偏僻的糖果店。

穿着非常整齐的小男孩,眼神中没有任何羞涩的样子,他正大着胆子观察着柜子上那些亮晶晶的糖果罐子,蓝色的眼睛在黄色的光线下就像是夕阳下漂亮的湖水。

这是个如此漂亮的男孩,merlin想,他记忆里的arthur也是这个样子的,如果是年幼的arthur的话。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在宫殿的楼梯上上下奔跑,做个谁都抓不住的捣蛋的小王子。

又或者说,这个男孩和arthur长得真像,特别是在这样的夜晚里。merlin几乎是忍不住的想要把最好的糖果都拿到这个孩子面前,并把他抱到自己雪白的胡子里,他可是在好多年前就想对arthur这样做。

“孩子,你想要点什么吗?”

“先生。”小男孩朝着merlin点了点头,“你好。”

仔细看他的脸,和年轻的arthur几乎能重叠在一起,merlin想,他笑着问:”哦,你好,孩子,我能帮你什么吗?“

merlin有些感谢这个晚上了,他想自己回忆起那句话可能是一个预兆。

arthur will rise again

漂亮的小男孩眨着眼睛,雪白的手指绞着他穿着的格子衬衫的衣角说:“我叫arthur,先生,我想我迷路了。”

这个晚上的灯光就这么轻易明亮了起来。

要找到arthur的家对merlin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他只需要拨打一个电话,很快就会有人来带走arthur。

但是merlin不想这样,他第一次觉得命运的安排就是如此,小arthur来到了他身边,至少他要多了解一点arthur的故事。

所以他关上了店门,抱着一大堆五花八门的糖果,让arthur坐在了沙发上,他想这个孩子也许还会因为迷路而感到饥饿和不适,又找出了一大块松饼和一杯暖暖的热牛奶。

“给,arthur,先吃点东西。”

也许是饿了,arthur只是犹豫了一会儿就吃了起来,但他还是保留了礼貌先道谢,并且这个孩子的餐桌礼仪简直无可挑剔。

merlin看着这样的arthur,漫长时光之前他和arthur相处的岁月就像是打破了记忆的隔阂一样,汹涌的在他脑海里翻腾。

那种朝夕相处的记忆,是他想忘也忘不了的存在。

“arthur,你这些年过得好吗?”

无意识说出的话,却还是让小arthur皱起了眉头,这个长满了雪白胡子的老爷爷,脸上的皱纹就像是风干了的青梅一样,看着他的眼神就像是很久以前就见过他一样。

“先生,你认识我?”

“哦,不,当然不。”merlin急忙止住了探询的目光,“我只是想知道你知道自己家是什么样子的吗?”

“我们要找到你家的不是吗?”

“哦,当然。”arthur理所应当的点点头,“但是爸爸让我不要把家里的情况随便告诉别人,那或许会让别人有什么不好的心思。所以,我待会儿能自己打个电话吗?我可以让司机来接我。”

“这是当然的。”merlin笑着,arthur还是很机灵的样子,“你爸爸说的没错,要学会保护好自己。”

“他总是告诉我要学会勇敢,我认为我做的很好。”arthur点着他金黄的小脑袋,嘴里塞了一颗柠檬糖,他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糖果,满满的果香味和这么漂亮的颜色,比家里的那些包着复杂包装的糖果要好吃的多。

“勇敢的小男孩会得到龙的祝福。”merlin忍不住揉了揉arthur的头发,柔软的触感,他在从前也摸过的,就连那感觉都很相似。

“龙?”arthur很奇怪,这个老爷爷似乎是喜欢奇怪东西的人,“我只知道恐龙,可恐龙不是会祝福人的动物,而且它们现在不存在。

“arthur,我说的不是恐龙。是真正的龙,它们是存在的,可是因为一些奇妙的原因,你可能不会再看见它们了。”

那些遥远的古老的生物,已经随着魔法的离去消失在了这片大陆上,大概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arthur看着白着胡子的老人,他长得有些像是圣诞老公公,奇怪的老爷爷的眼睛也似乎是奇怪的颜色,一会是透彻的蓝一会儿又像是玻璃橱窗里的琥珀。

可他没有感到害怕,他感受到自己心里对这个奇怪的老人的亲近,那种亲近更像是与生俱来的。arthur明白自己是如何迷路的,他只是有些时候想要甩掉无时无刻不跟在自己身后的管家,跑进巷子,在错综复杂的伦敦街道里穿行。

看到这间店是个意外,说实话没有任何可以吸引人的地方,不修边幅的老门牌挂得歪的厉害,橱窗里什么装饰也没有,只有些普通的糖果,远处的那家咖啡店看上去要正常多了,他平时可不是喜欢这种地方的人。

可当这间连名字都读的不太明白的糖果店印入他的眼睛里的时候,arthur就是想要走到这里,不需要任何理由。

他的心告诉他这里有什么必须要知道的东西。

“你叫什么名字,先生?”

“叫我魔法师吧,arthur,也许有一天,你会知道我真正的名字。”

知道魔法师的名字成为了arthur此后的生活里最喜欢的事情,他对去merlin的店里的路记得无比熟悉,明明那家店躲在伦敦最偏僻的小巷里,那天司机在接到merlin电话的时候都找了很久才找到。

“albus?”小男孩趴在柜台上用手拨弄着糖果罐子,“你是不是叫albus?”

“不是。”

“gellert?”

“我是英国人。”

“那tom?”

"arthur,你不用猜harry potter里的名字了。”merlin有些头痛的看着柜子上闪耀成金黄色的小男孩,阳光打在孩子的身上总是显得特别的好看,“还有为什么会是tom?”

“我看上去会是坏人?”

“当然不是,魔法师先生。”arthur眨了眨眼睛,露出了雪白的牙齿,“可是,tom非常的厉害。”

“我已经避免猜 voldemort了。”

“好吧。今天已经够了,也许你应该回家去完成你的作业。”merlin又揉了揉arthur的头,他喜欢上了这种奇怪的事情。

“是的,是的,魔法师先生。”

这种奇怪的互动开始充斥在merlin的生活里,他并不确定arthur就是他等待了多年的人,可他生来为了arthur存在。

但是arthur离开之后,他就失去了所有的意义。

小arthur身上有很多arthur的影子,他一样的勇敢,一样的聪明,有时候会有些想要恶作剧的坏念头,说出来的话也是像极了arthur。

前世和今生,也许arthur真的回来了,那些古老的魔法书上的事情都是真实的,如果是arthur回来,那总会有一个契机能让arthur想起一切。

arthur的使命与他的命运同在,arthur是永远的王,那是注定的命运。

“adam?”

“不是。”

“james?”

“不。”

arthur为merlin带来了很多乐趣,这个幼小的孩子有时候会伏在merlin膝上要求他讲一个故事,merlin就会把圆桌骑士的事情讲的更诙谐生动些,他甚至说到了自己与arthur的第一次见面。

“那你是怎么见到那个人的?”

“我想这是注定的,arthur。”merlin用手拿起一颗巧克力,含进嘴里,松露的温软触感融化在他的舌尖,是很美味的味道,“我从没想过自己会见到那个人,我们一开始甚至是讨厌对方的。”

“他,他在学校里欺负我,因为他的关系,我被抓到全校同学之间示众,那算是我这辈子很丢脸的事了。”

“这真是个讨厌的人。”男孩儿的鼻子皱起来,他讨厌这种欺负人的人。

“你不能这么说,他是个勇敢的人。“merlin笑着点了点男孩儿的鼻尖,“他是个天生的领导者,也是我此生唯一重要的朋友。”

arthur抬起头,看到老魔法师的表情,他正闭着眼睛似乎在想念着什么,arthur想魔法师一定是很想念那个人,那种愉快的神情是发自内心的。

“那他现在去哪里了?”

“他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

“他不会回来了吗?“

”不,arthur。“merlin把孩子抱起来,他把头靠在arthur身上,让男孩卷进自己长长的粗糙的胡子里,惹得小男儿一阵挣扎,“他会回来的。”

arthur最后还是停止了挣扎,他放任自己瘫软在白白的胡子里,他听到了老魔法师的声音,是那么期待又悲伤。

 他很想见到那个人。

等年幼的孩子长成挺拔的少年,花去的时间让人惆怅,那之中包含着的关于arthur以前的那些回忆,越来越清晰地在merlin的脑海里出现。 

他想念arthur,他试过不止一种方法想要找回arthur,但从来没有成功过,而当小arthur开始长大,眉眼之间越来越像是他曾经无比熟悉的人,merlin已经不确定要怎么办了。

他喜欢这个arthur用那种天真和好奇的目光看着他的样子,他享受在长久的寂寞岁月之后有一个如此温暖的存在,但是他也想念曾经的arthur,没有人能取代那个人的位置。

他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一个人,魔法书上的那些事情,已经没有谁能为他解决疑惑了。

“魔法师。”

“嗯?”merlin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少年的arthur有着凌厉的短发,白衬衫被挽到了手肘的地方,那就是曾经的人,而他还是白发苍苍,穿着古怪的长袍蓝衣。

“我总觉得你不是这副样子。”少年的声音荡漾在这间小店里,“也许你真的是魔法师。”

“我开始会梦到一些东西,可是,魔法师先生,我想我等不到梦境结束了。”

而那是年老的merlin最后一次看到少年的arthur。

要适应什么人突然离开是很困难的,阳光有时候会好到让merlin睁不开眼睛,他开始想要褪去这苍老的样子,在浊世中过了数不过来的日子,他第一次想要回到arthur还在的样子。

他想或许可以再去湖边走一走,看看远方的雾和沼泽,也许arthur已经离开了那里。

那停着船的遥远的湖泊,是他亲手送走了arthur。

但他只是坐在躺椅上想这些事情,像死去的老木头一样,陷在了回忆里。

“铃~”

糖果店已经很久没有客人了,merlin没有抬头,柜台上厚厚的灰尘扬起,让这个房间终于有了点活人的气息,进来的人脚步声拖沓着,最后在沙发的地方停下。

“我想你虽然邋遢了些,礼数也欠缺了些,还极度健忘。”

“可是你还是我的仆人,而且说实话我挺喜欢这样的。”

那声音非常熟悉,穿越了很久很久的时间从灰尘里透过来,merlin微笑起来,他又想起了那句话。

“你这个样子真的让我心旷神怡。”

“你是在担心我吗?”merlin感到那些苍老似乎离开了自己,像是一层厚厚的茧从他身上剥落。

“merlin,你还是这么蠢。”

“可是,我果然还是没办法失去你。”

伦敦的巷子里那间奇怪的糖果店又开了,透明的橱窗了摆满了亮晶晶的糖果,奇怪的是这间糖果店似乎变得整洁和华丽起来,远远地就能闻到一股香甜的糖果味。

孩子们还是喜欢那里的糖果,偶尔会有来买过糖果的人问,他们已经不再是孩子的模样,但人人都说这间糖果店的糖果吃起来有希望的味道。

“那个卖糖果的老爷爷去哪里了?”

年轻的黑发店主,眼睛时而是蓝色的,偶尔却又能看到一些琥珀色的光芒,他会笑着告诉来买糖果的人,魔法师去了个美丽的地方。

然后在他身后,一头金色头发的男人会用眼角撇他一眼,又无奈着笑着低下头去。


“merlin,你都没有想过能去找我?”

“arthur。”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用力的擦着木头门上的玻璃窗子,“我可没办法去找你。”

“啊?”

“我疏忽了一件事情。”年轻的魔法师站直了身子,回过头很懊恼的说,“你是被教育的很好的小男孩。”

“所以?”

merlin看到金色头发的男人,又想到了那个小小的软软的孩子,他那天走进店里,第一次照亮了这间店。

他无奈的补充道:“你的爸爸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把家里的事情随便告诉别人吗?”

“…………”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