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elerix

金鱼缸的一号观察对象

【HP】【DH】理想国 1

今天天气好,要去看花海,所以更新一发开心一下。

大概月更。

丛林押送,我觉得是个很有意思的脑洞!


一、

哈利用力环抱着双臂,敏捷地躲过了前方垂落的树枝,在没有任何咒语的情况下他已经步行了两个小时,一层黏腻的汗珠扒着他的背,与路过的树干上冒出的水珠如出一辙。按道理说七月的森林不至于这么难受,但他已经好几年没经历过完全麻瓜式的步行。此时阳光穿透密密匝匝的叶子落在身上,温暖潮湿的林间空气更像是密不透风的罩子,它们轻巧地拢住了他,让人完全透不过气来。

他呼出一口气,将目光偏移了一点,此刻视线左前方的人影披了一件黑色的斗篷,衣料边缘不停地挨到地上,已经溅上了泥水印子,但就算此刻对方着装狼狈也没有任何放松身体的意思。那家伙将头发一丝不苟地捋顺了,露出的一截脖颈是笔直的。

德拉科·马尔福是这次的押送目标。

三月中旬,傲罗的突击小队在伦敦和残余食死徒势力发生了一次激烈的冲突。那次交战第一次提醒过惯了安逸生活的巫师们黑魔法从未消失。预言家日报花了整整一周的时间对残余的食死徒势力进行报道,马尔福家族赫然在榜,事实也正是如此。三周后纳西莎·马尔福死在了剿灭战里,很快卢修斯自杀,而傲罗们闯进马尔福庄园给德拉科锁上了铁链子。

哈利没有参与这次行动,他在前一次的伦敦暴乱中伤到了肩膀,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复职后他查阅过这次行动的案卷资料,食死徒运动的目标计划写得很含糊,德拉科的动机也没有交代,更离奇的是办案的傲罗已经转去了德姆斯特朗。那时威森加摩已经立案,认罪书上有了德拉科的魔法签名,他才没有深究。

赫敏将押送任务交给哈利时,他自然回想起这些问题。如果对案卷多加考虑,威森加摩很可能会判此案无罪。但德拉科没有辩解,据赫敏说他在威森加摩主动承认了自己组织了十来场突袭战,并意在发动第三次巫师战争。真相令哈利丧气,直到出发前他才终于承认自己曾经作证释放的家伙成了一个真正的食死徒,因此两个小时里他没有说一句话。

沉默让哈利有了更多的时间去观察自己的任务对象,德拉科并没有被影响,眼下正自然地跳过一截倒下的木桩,落地时恰好踩在一堆叶子上。他的脚尖轻轻往后一推,飞起的几片叶子迅速将脚印的压痕遮住了。哈利敏锐地察觉到对方在寻找最隐蔽的行进路线,这些下意识的动作令人惊讶,只有经过严格训练的人才会知道如何在丛林中隐藏自己的气息。哈利忍不住仔细看去——德拉科恰好因为一点声响看向右侧,又敏捷地扭动脖子去巡视四周的情况,他的肌肉随着呼吸和动作轻微起伏着,和丛林里的虫鸣保持了惊人的一致。

‘他很擅长森林。’哈利琢磨着。

傲罗训练营的最后一项任务是在无人的森林独自生存三个星期,这项独特的任务是傲罗办公室的骄傲,多年不变。哈利还记得自己当初狼狈的模样,在丛林里拥有这样的行动力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现在看来也不是一件好事。

德拉科的能力远在自己的推测之上,哈利咬着牙想,他表现得甚至不像一位阶下囚,自始自终没有后悔或愤怒的神态。哈利并不相信食死徒的首领生活能锤炼出在丛林生存的技巧,德拉科太过平静的姿态反而令人疑惑。

他自觉拥有优秀的直觉和观察力,短短几小时的相处已经察觉到矛盾之处,德拉科的行为和他傲罗生涯中接触到的罪犯大有不同,结合四月里的行动,确实像一种糟糕的预兆。

 

晚上六点半是哈利向赫敏汇报行程的固定时间,德拉科在他的示意下回了帐篷里,篝火旁只剩下他一人。青灰色的烟火气掩埋在落日后的晦明时段,空寂的环境里只剩下柴火偶尔跳脱的炸裂声。不能用魔法联络仪,哈利只能掏出一个巨大又破旧的麻瓜通讯器,他对此并不熟练,几分钟后才找到联络赫敏的固定频道。

赫敏的声音在电磁的交汇中断断续续的。

“哈利?”

“晚上好。”哈利真心实意地笑了笑,听到朋友的声音总是高兴的,“这是准点的汇报。”

“天呐,晚上好。”她的话还是间断的,偶尔还会漏掉一两个音,“你们一切顺利吗?”

“暂时还不错。”但哈利转瞬想到自己对德拉科的观察,语气又沉了沉,“不过我现在不太确定你们的安排是正确的。”

“什么?”

“由我一个人押送他这件事,实话说,有些冒险。”哈利停顿了一下,补充道,“在我们都像麻瓜一样活着的时候。”

阿兹卡班在第二次巫师战争中彻底被毁了,后来建筑巫师赫尔·梅恩在伦敦北境的阿卡特斯尔建造了一所全新的巫师监狱,也是哈利此行的目的地。与阿兹卡班不同的是,阿卡特斯尔全境被布下魔法禁令,进入森林后所有人都不能使用魔法,也正因此,哈利用了麻瓜的通讯器。

“马尔福表现的不太寻常……”哈利把今天的观察重复了一遍,他瞥了眼帐篷,还是压低了声音说,“他和傲罗相比毫不逊色,一个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人不应该有这样的行动力。”

“他是……领导食死徒行动的人。”赫敏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紧张,“没错,他当然得有一点能力,但我相信你是没问题的。”

“我该感谢你无差别的信任吗?”哈利笑了一下,“好吧,我会盯着他,押送这件事暂时不用担心。但还有一件事,你还记得离开前我曾经问过你威森加摩的审判吗?”

“记得,我已经告诉过你马尔福认罪了。”赫敏回答道。

“我还是觉得有些奇怪。”哈利轻呼一口气,“这是我的预感,案卷的问题你也知道,不觉得有什么在推着他往前走吗?我想这件事背后还有阴谋,至少我了解曾经的德拉科·马尔福,他干坏事的时候总是有预兆的。以防万一,你们应该先联系阿卡特斯尔,早做准备将会是我们的优势。”

赫敏陷入了沉默,哈利拧起眉,略抬眼看了看帐篷的方向,那边还是没有动静。他侧过身,保证自己的余光能随时注意到情况,同时掩住嘴低声喊了赫敏两次,在一阵翻弄纸张的声音后,他才听到回答。

“哈利。”赫敏没有多做解释,她慢吞吞地说,声音经过通讯器的变调很是古怪,“没有问题,一切都正常,我们把所有事都安排好了。你只要保证尽快将马尔福送到阿卡特斯尔,事情就结束了,真的别担心。”


TBC.



评论(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