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elerix

金鱼缸的一号观察对象

写德哈已经好几年了,就在刚刚,又有一篇勉强算是NC17的文被屏蔽了。我突然想,现在这个账户里真的干干净净一点超年龄的东西也没有了。

写今夜或不在的时候真的非常头疼,前前后后我换了三个脑洞,每个都写了五千字以上,大纲和很多细节摘要更是没法数,在从前这样的情况是没出现过的。去年写OUTLAW是我压榨自己最频繁的时候,那是一个还算比较满意的故事,写完的成就感非常大。尽管不是那么多人看过它,回头看也有太多细节没能完善,我还是觉得很棒,更满心欢喜地认为我还能写出更多让自己喜欢的和他们有关的故事。

但是就在前几天,我写完今夜或不再,翻了翻我旧时的草稿,发现可能真的要到终点了。

说实话这篇文我完成地比较勉强,我算是一个很容易满足和自我表扬的人,我对自己写完的大多数有各种问题的文都能满足。然而,写完今夜或不再后,我陷入了严重的自我厌恶,我发现自己真的挺糟糕的,写得不多,写得还烂。

它其实也是我的一次尝试,我自己讨厌看第一人称的文,因此写得少,传记更是第一次碰。我不知道它到底怎么样,它也被几个朋友表扬过了,但我还是不知道它好不好。我甚至写到最后自己都难过了,但我还是不知道怎么样。

我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以前别人总说写东西只要自己高兴就好了,我是这么安慰朋友的,一直以来我也是这么告诉我自己的。哪怕和朋友们开玩笑自己甜虐观不正常,我还是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怎么说都好,我大概是屡教不改死不悔过的类型。但这些“坚定”都是建立在我满意它们的前提下,如今我不知道满不满意了。

关于德哈我想表达的东西其实都写得差不多了,入坑几年来只和很少的一部分朋友有过深入交谈,这是我个人的问题。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可能是悲观主义严重的家伙,我想挖掘的感情有多少人看到了呢,我真的写出来了吗?有点可惜没能跟更多的朋友说出自己的看法,我那么喜欢他们。

我和朋友说好像没有想写的了,她说因为我的德哈人物在自己的故事里已经非常成熟了。其实是对的,每写一次他们就在我心里完善一次,到了今天我已经写了老年的他们。

从前很希望能和别人交流看法,觉得写文时只要有一个人看出我挖掘的东西就好。这几天反复自我厌恶突然变得心无所求,这么唠叨着我觉得自己也挺搞笑的,戏还挺多。

但是,关于德哈我只有一篇理想国要讲了,今年应该能放出来,这篇一定会写。至于之前还想把英国废死制度拿出来写一篇,还有OUTLAW埋了伏笔想写成系列,现在看已经没有一定要写完的执念了。

这几年,谢谢你们陪伴我,也谢谢我自己喜欢他们,真的挺高兴的。

写完理想国就不写啦。

晚上废话多,这也是最后一篇废话啦。



评论(18)

热度(27)